韩式1.5分彩 > 精华帖文 >


[转贴]紫鹃是大观园中最贴心的闺蜜
岳晓东

紫鹃是《红楼梦》十二副钗之一,黛玉房中的大丫头。紫鹃原是贾母的二等小丫头,叫鹦哥,因黛玉初入贾府只带了两个用人,贾母怕照顾不周,因此将自己的丫头给黛玉使唤。紫鹃虽为四大丫头之一,但出场远没有鸳鸯、平儿及袭人频繁,却兼具了“袭人的柔顺,晴雯的聪慧,鸳鸯的忠心,平儿的厚道(《红楼梦的重要女性》)”。而对于寄人篱下的黛玉而言,紫鹃不仅是朝夕相处的用人,更是闺蜜般的重要存在。

紫鹃对黛玉的闺蜜支持

人们通常习惯于将宝、黛当作大观园内的知己者,因为两人在精神生活上高度一致,又有着同样不容于世的个性,怀着对仕途经济之道的深重厌恶,而向往着单纯美好的世界,因而心灵共鸣引为知己。但事实上,黛玉的知己不仅仅是只有一个宝玉,还有身边那个如影随形的紫鹃。季新在《古典文学研究资料汇编》赞道:“紫鹃一生心神注于黛玉,惟其于中有耿耿着存,故一语一默一动一止,其精专真挚之意,宛然如见。其为人也,舍为黛玉打算之外无思想,舍遂黛玉爱情之外无志愿。”如果说,痴袭人的眼中只得一个宝玉,那么紫鹃的心里也只有一个黛玉而已。甚至于,紫鹃对于黛玉之心比宝玉更深重,涉及到了黛玉的方方面面,乃至灵魂至深处。

紫鹃首先关心的是黛玉的身体健康。读过红楼的都知道,黛玉有不足之症,是个药罐子,“从会吃饭时便吃药”,紫鹃自然会特别留心黛玉的健康。《红楼梦》第八回,宝玉与黛玉在薛姨妈处喝茶吃果子,可巧黛玉的丫鬟雪雁走来给黛玉送小手炉儿,黛玉因含笑问他说:“谁叫你送来的?难为他费心。那里就冷死我了呢!”雪雁道:“紫鹃姐姐怕姑娘冷,叫我送来的。”需知雪雁是黛玉从自家带来的,而紫鹃才与黛玉相处不久,可见紫鹃对黛玉比雪雁更上心,更关注体贴黛玉。

《红楼梦》第六十四回,黛玉在潇湘馆祭奠自己的父母,宝玉见黛玉病体恹恹,劝她凡事宽解,黛玉心有所感,本来素昔爱哭,此时亦不免无言对泣,紫鹃端茶过来,以为两人发生了口角,就说道:“姑娘身上才好些,宝二爷又来怄气了。到底是怎么样?”从紫鹃的口气看,她是绝对恼怒宝玉,但宝二爷可是贾府人人宠着的混世魔王,何曾被人这么口气不善地数落过,也就紫鹃护黛玉心切,敢如此直言质问。

《红楼梦》第七十六回,黛玉与湘云、妙玉一起去栊翠庵联诗,紫鹃担忧,与雪雁一路询问过去,一个园子里走遍了,一番好找,才总算找到了黛玉,放了心。紫鹃不仅关心黛玉,也希冀黛玉的病能好起来。第七十回,众人提议放风筝,这能带走晦气,让病快好起来,黛玉舍不得放走风筝,紫鹃便自告奋勇地咯登一声铰断了黛玉手中的风筝线,笑道:“这一去把病根儿可都带了去了。”紫鹃真的是打心底里期盼黛玉的健康。

其次,紫鹃也非常担忧黛玉的思乡之情。黛玉性情高傲,但是不得不寄人篱下,这总是让她不得快活,变得多愁善感,而远离家乡和父母也总是让黛玉备受乡愁的困扰。《红楼梦》第二十七回,紫鹃常见黛玉无事闷坐,不是愁眉,便是长叹,好端端泪流不止。紫鹃怕她思父母,想家乡,受委屈,用话来宽慰,谁知道黛玉一如既往,也只能由她而去了。《红楼梦》第三十五回,黛玉见到宝钗母女的亲密样,想起有父母的好处来,早又泪珠满面,紫鹃见了,就从后面提醒黛玉该吃药了,以此来分散黛玉的注意力,化解她的伤心。《红楼梦》第六十七回,黛玉看见他家乡之物,触物伤情,想起自己父母双亡而寄居亲戚家中,不觉的又伤起心来了。紫鹃深知黛玉心肠,也不敢说破,只在一旁劝道:“……今儿宝姑娘送来的这些东西,可见宝姑娘素日看着姑娘很重,姑娘看着该喜欢才是,为什么反倒伤起心来……再者,这里老太太们为姑娘的病体,千方百计请好大夫配药诊治,也为是姑娘的病好。这如今才好些,又这样哭哭啼啼,岂不是自己遭塌了自己身子,叫老太太看着添了愁烦了么?况且姑娘这病,原是素日忧虑过度,伤了血气。姑娘的千金贵体,也别自己看轻了。”见宝玉来了,更是连忙请宝玉进来宽解黛玉的思乡之情。

再次,紫鹃也十分焦虑于宝黛爱情的未来。宝黛之间的朦胧感情,贾母看得明白,直言两人是小冤家,折腾不休,身为黛玉贴身丫头的紫鹃自然也是知道黛玉的心思,因而她替黛玉着急。《红楼梦》第五十七回,紫鹃为了试探宝玉对黛玉的感情,故意和宝玉说,林家人要接黛玉回苏州去,更是让宝玉将黛玉之前送的东西打点好要回来。宝玉听了,便如头顶上响了一个焦雷一般,之后更是发起痴来,紫鹃挨了贾母王夫人的痛骂,先安抚了宝玉。宝玉得知真相,原来是紫鹃为了黛玉的将来而忧心,最终得了宝玉“活着,咱们一处活着;不活着,咱们一处化灰、化烟”的承诺。紫鹃也劝解黛玉,趁老太太还在,作定了大事要紧,免得怜新弃旧让人欺负去了。当薛姨妈开黛玉玩笑,要给宝、黛说媒的时候,紫鹃急得忙跑来笑道:“姨太太既有这主意,为什么不和老太太说去?”紫鹃对于黛玉未来的焦急可想而知,却反而被薛姨妈打趣想着小女婿子了。《红楼梦》第七十回,紫鹃替黛玉传递给宝玉写的抄书,算是送了黛玉一片难以言表的心,喜的宝玉和紫鹃作了一个揖。

如果前面三件事都是紫鹃身为丫头对黛玉的关心,那么紫鹃敢于直言黛玉之过,可谓是丫头里绝无仅有的。读过红楼梦的都知道,黛玉娇气孤傲,特没人敢说她什么,更不用说直言批评了,但紫鹃就是敢,反而说的黛玉没了脾气。《红楼梦》第二十九回,宝黛闹别扭了,紫鹃道:“虽然生气,姑娘到底也该保重着些。才吃了药好些,这会子因和宝二爷拌嘴,又吐出来。倘或犯了病,宝二爷怎么过的去呢?”这话既体贴了宝玉,又点出宝玉的爱惜之心,让心系宝玉的黛玉有了莫大的安慰,可谓是一举两得。第三十回,林黛玉与宝玉角口后,也自后悔,但又无去就他之理,紫鹃度其意,乃劝道:“若论前日之事,竟是姑娘太浮躁了些。别人不知宝玉那脾气,难道咱们也不知道的。为那玉也不是闹了一遭两遭了。”黛玉啐道:“你倒来替人派我的不是。我怎么浮躁了?”紫鹃道:“好好的,为什么又剪了那穗子?岂不是宝玉只有三分不是,姑娘倒有七分不是。我看他素日在姑娘身上就好,皆因姑娘小性儿,常要歪派他,才这么样。”紫鹃这话,既说出黛玉为宝玉的知己,宽了黛玉的心,又指出黛玉的不足之处,有理有据,而黛玉本来就后悔闹小性子,被紫鹃这么一说,更是无言以对。但宝玉来了,还是嘴硬地不肯开门,紫鹃道:“姑娘又不是了。这么热天毒日头地下,晒坏了他如何使得呢!”这句话说得让心系宝玉的黛玉于心不忍,只能默认紫鹃的做法,让宝玉进来,终于两人冰释前嫌。

总之,紫鹃对于黛玉真是用心良苦,尽其所能,主婢俩可谓“黛玉还泪,紫鹃啼血”。人说晴雯为黛玉之影,有着黛玉般的清高皎洁、聪慧灵敏,但其实紫鹃更承载了黛玉的孤寂和伤痛。陈启泰有言“紫鹃明知黛玉孤立无助,而宝钗色色占便宜,处处讨喜欢……故嘱黛玉心里留神……降心谐俗,结欢凤姐、王夫人,以翼凤姐、王夫人仰体老太太之意,为之成就大事儿。紫鹃之心,亦良苦矣”。可惜的是,紫鹃本是丫头命,“一片热肠,为知己愁,不能为知己助”(《红楼梦资料汇编》),“新交情重,不忍效袭人之生;故主深恩,不敢作鸳鸯之死”(《红楼梦赞论》),因而她最终选择的是出家修韩式1.5分彩全天计划行,或许因看破俗世,也或许是为黛玉祈福积德,终是对黛玉仁至义尽。



紫鹃的闺蜜支持对黛玉的健康作用

《红楼梦艺术世界》有言:“在大观园的丫头群里紫鹃是迥异于别人的,她仿佛始终把自己锁闭在潇湘馆里,替黛玉照顾翠竹和鹦鹉,她的性格孤洁而娴静,即使贾母和宝玉的屋里也很少见到她的踪迹。”紫鹃把她的一生献给了潇湘馆和黛玉,连她自己也说,“我并不是林家的人,我也和袭人鸳鸯是一伙的。偏把我给了林姑娘使,偏偏他又和我极好,比他苏州带来的还好十倍,一时一刻,我们两个离不开”。虽为黛玉的丫环,但实则是黛玉平生难得的知己,知黛玉之冷暖,晓黛玉之心事,有友如此,也是林妹妹此生中的一大幸事。

友情贯穿了人了一生,心理学研究表明,友情可以给人们带来良好的情绪及情感体验,如彼此的信任、情感的依赖、内心世界的分享、相互的关照等等,也可给人们带来负面的体验,如朋友的疏离甚至背叛。心理学家赛尔门指出,人从幼年到成年,对友情的看法经历了从短暂性、活动取向的交往到自主而又相互依存的转变,其中朋友间的亲密关系、嫉妒、信任、冲突解决及友情中止等都对人的人格成长起重要推动作用。此外,友情还一个人是社会支援系统的支撑,它给人以自信和安全感。缺乏友谊的人很容易产生情绪抑郁。

黛玉入了贾府之后,虽是亲外婆家,却是侯门似海,规矩颇多,黛玉“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为的是“不多说一句话,不多行一步路,恐被人耻笑了去”,可以说,黛玉初到贾府很是焦虑和不安。而紫鹃的到来,给了黛玉融入贾府的精神依托,帮她化解了许多原来不必有的焦虑和不安全感。此外,紫鹃为人细腻,待人忠诚,多次黛玉仗义直言,令黛玉备受感动。《红楼梦》第八回,雪雁帮紫鹃给黛玉送小手炉儿,黛玉还打趣雪雁:“也亏了你倒听他的话!我平日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怎么他说了你就依,比圣旨还快呢。”可见她们主仆之间关系融洽自然,黛玉在自己的小天地中生活的很快乐。《红楼梦》五十七回中,紫鹃曾对自己的未韩式1.5分彩开奖记录来有些忧虑,对宝玉坦言过:“我如今心里却愁他倘或要去了,我必要跟了他去的。我是合家在这里,我若不去,辜负了我们素日的情长;若去,又弃了本家。”可见黛玉对紫鹃而言也是异常重要的存在,甚至与本家不相上下,可谓是姐妹情深,因而黛玉与紫鹃是相互依赖的存在,紫鹃对黛玉的依赖和不舍能够很好的满足黛玉的被需求感,减少黛玉的孤独和寂寞。

除了提供安全感,友情还给人以自我价值感和被需要感。美国著名心理学家格拉泽曾言,“爱与被爱,是人有两种最基本的心理需求。“因此,人都有被他人认可及肯定的需求。黛玉寄人篱下而生自卑,她必那些出自健全家庭的人更期待他人的认可和关怀,这也是为什么她经常与宝玉闹小别扭的根源。紫鹃对黛玉忠心耿耿,不离不弃,使黛玉肯定了自我的价值,也获得了被需求感的满足。《红楼梦》第七十九回中,宝玉将诗改成“茜纱窗下,小姐多情;黄土陇中,丫鬟薄命”,黛玉笑道:“他又不是我的丫头,何用此话?况且‘小姐’‘丫鬟’,亦不典雅。等得紫鹃死了,我再如此说,还不算迟呢。”黛玉话虽如此,但她一贯嘴不饶人,其实内心是非常舍不得紫鹃的,这话也能看出对于紫鹃不是自家丫头之事的可惜。

最后,友谊还是矛盾缓冲的润滑剂。友谊的一大作用就是在发生冲突时,起到提点的作用。紫鹃在宝、黛关系中就扮演了这样一个角色。如贾母所言,宝、黛两个是“小冤家”,时常闹别扭,别扭起来就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在心理学中,适当的冲突可以强化彼此的沟通,但当人们在情绪激烈而固守己见时,友谊可以起到缓解冲突,冷静头脑的作用。《红楼梦》第二十六回中,宝玉笑道:“紫鹃,把你们的好茶沏碗我喝。”紫鹃道:“我们那里有好的?要好的只好等袭人来。”黛玉道:“别理他。你先给我舀水去罢。”紫鹃道:“他是客,自然先沏了茶来再舀水去。”说着,倒茶去了。紫鹃的这番恰在礼仪的言行,化解了黛玉闹别扭的尴尬,也给宝玉留了面子,解了两人的小矛盾,可谓是调节高手。

《红楼梦》第六十七回,黛玉思乡之情深切而紫鹃韩式1.5分彩全天计划劝解无能时,恰逢宝玉过来,宝玉见黛玉泪痕满面,便问:“妹妹,又是谁气着你了?”黛玉勉强笑道:“谁生什么气。”旁边紫鹃将嘴向床后桌上一努。宝玉会意,往那里一瞧,见堆着许多东西,就知道是宝钗送来的,便取笑说道:“那里这些东西?不是妹妹要开杂货铺啊?”黛玉也不答言。紫鹃笑着道:“二爷还提东西呢。因宝姑娘送了些东西来,姑娘一看,就伤起心来了。我正在这里劝解,恰好二爷来的很巧,替我们劝劝。”黛玉耍性子不肯说,紫鹃就替她说,推动了宝黛之间的融洽,使得两人更心灵相通。

诸联有言:“园中诸女,皆有如花之貌。即以花为论,黛玉如兰,紫鹃如腊梅。”这兰和腊梅,兰花淡雅脱俗,腊梅铮铮铁骨,都是超尘出世之类,可谓相得益彰。紫鹃身份低,于黛玉,比那些姊妹更容易亲近,也不必心怀耿介和羡慕,而紫鹃的“大气节”、“一片热肠”、“终身不事二主”(陈其泰语),对寄人篱下的黛玉而言更是难能可贵,这份超越主仆身份界限的友情,也成了黛玉在贾府的有力精神支柱。



情感小贴士:如何面对友谊中的矛盾与冲突?

美国著名文学家爱默生说过:“友谊是人生的调味品,也是人生的止痛药。”友谊跨越了岁月与国界,至今很多友谊故事为人津津乐道。古有伯牙子期高山流水谱知音,今有马克思与恩格斯的革命情谊。一段真正的友谊必然是需要经过磨砺和洗涤的,经受住考验的友谊才能焕发出最耀眼的光辉。真正的友谊是神圣而可敬的,但培养出友谊之花的不是神,却是人,当观念相左之时,当异议突显之际,如何来面对友谊中的矛盾,如何化解冲突,而使得友谊真正万古长存呢?

1.多沟通,少回避

有些朋友在发生矛盾时容易选择冷战,一来默默坚持了自己的立场和观点,二来避免了关系的更加恶化,因而选择僵持不下地冷着对方。然而,这毕竟是消极的方式,不能达到长久解决问题的目的。而只有积极有效的沟通,才能从本质上化解矛盾冲突。而有了沟通,人才可以将自己的想法和情绪抒发,使矛盾的焦点明朗化,最终有利于矛盾的解决。

2.多主动,少被动

人在矛盾中更倾向站在自己的立场而各执一词,根本听不进别人意见。矛盾是不可避免的,纵然是朋友,其成长环境和经历的不同,使得彼此的性格和观念有所区别。但作为朋友,就是要在矛盾中求同存异。是不是对方犯错时只能等着对方来道歉,不然老死不相往来?朋友间不光需要理解,更需要包容,不妨主动出击,掌握化解矛盾的主动权,显示你的涵养,但凡有自知之明之人都会自觉惭愧,不然只能说是交友不慎。

3.多自省,少抱怨

人在情绪不稳定的时候往往会过度关注“我”的得失与悲喜,而淡化他人的感觉。但是在朋友间的矛盾和冲突中,自己就毫无过错么?说的每一句做的每一件事话都恰当得体?显然,绝大多数人都不可能那么完美无错。那么在怨恨对方不理解不配合自己的同时,是不是需要反省自己的言行呢?古人的一日三省同样适合友谊的维持。马克思说过,真诚的、理智的友谊是人生的无价之宝,那么,适时的反省和感恩无疑会为之锦上添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