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猫眼看人 >


《圆化论》第—卷第四章 找到了本原(包含解决了哥德巴赫猜想)
第四章 明确本原
    
作者以圆来化


    作为一切事物的最终根源或构成世界的最根本实体的本原是什么?在方基础上要么错误的回答,要么不能回答,当今的哲学对此已不想回答,因为已知这是回答不明的。方基础上的认识在解决根本问题上的无能,由此可证。
    不在认识上解决事物的最终根源是什么,人从哪里来,向哪里去,就是不知道的,那么哲学就不能为人的存在提供基础和目的,它的认识就处在对于整体的盲区,它只能争扎在不能解决任何一个整体性问题的过程里。当今的哲学研究者在这样的谈:“纵观哲学史可以看道,凝聚人类最高智慧的哲学,竟然是对‘统一’的寻求”哲学在它所不知的二方基础上,一直致力于“在二元分裂的世界上寻求统一”,要“实现最终完满的统一”。是二方基础决定着所说的二元分裂,要解决二元分裂,这是对整体的寻求,是要以对二元世界的“统一”来把握本身完全的整体,这注定是做不成的事,因为本为一的整体不是从二方出发对二元“统一”的事。本身包含二方的“圆”是包含一切、一切来之于它、归之于它的本体、本元、本原,也就是本真整体。方基础的哲学产生于即对它所从之出发的基础的不知,更对本真整体的无知,它不知本来包含二方、二元于其内的“圆”,它从二出发去寻求对二元世界的“统一”,它所要“统一”的实质乃是本包含二方的“圆”却误为的二方。它要统一的东西是二,它对二的统一就出发于二,不能不寻求统一基础和只能使用二方基础的都是它,它只能就在根本上的自身极端矛盾中争札。二方迷宫的魔力,让所说的“凝聚着人类最高智慧的哲学”在根本上无法不犯傻。
    二方基础上的哲学做了几千年对于“统一”的追求,到如今依然是二元分裂的世界,它没能在精神上成全人类,今天人类的精神世界却远遁了。由于人类的整体性认识基础不是本真整体本身,在非本真的基础上所构建的精神家园的根基虚假,随着虚假的精神根基即价值与意义体系的倾崩失散,有宗教、有哲学的人类没有了在理性上可信的精神家园。
    哲学还在有话说,而人类的经神已在物化中幻灭;宗教依然有经念,而这个世界是在资本的轮子上运转。宗教在有理由对理性控制压抑,有理由在理性上不彻底的讲理,有理由在精神上继续假大虚空的支持;哲学讲反思但不能反思到方基础,讲重建精神家园,就是在深渊之井里讲空话。在方基础上看到“传统西方哲学所构筑的每一个关于人的知识体系或精神家园时,均以忽视、藐视、遗忘和罢黜人的生活世界为代价”,看到“传统哲学的致命弱点在于对理想世界的弘扬和现实世界的贬抑,对抽象的‘类人’的关爱有余而对人的‘个体’重视不够,对‘本质世界’的追求有余而对‘现象世界’关照不足,就以为对人的研究方法视角和旨趣发生变化的现、当代哲学才是应走的道路,乃是由一种局限变为另一种局限,由此方之错误转换为彼方之错误。错“误”的“误”字在此说:那是方框遮盖着“天”之“误”,天圆地方,方框遮天的潜义是方基础在认识上遮蔽着“圆”,不识“圆”而有的对于哲学的见解,总要是“方框”大局限中的某种局限性的懂得,偏差片面是在所难免却又不被自觉的。方基础上的哲学对任何一个整体性问题都不能说明白,在根本问题上只能
    不明不白,但总是多有在方基础上对哲学应怎样的各种明白。明确本原可以很容易,但新知识的敌人不是未知而是已知。
    说“现代哲学对传统形而上学本体论的批判,宣告了那种以追求永恒实体和超验本质为基本旨趣,以奠定知识基础为主要之使之为主要任务,以达到绝对真理为终极关切的传统哲学观念的终结,实现了哲学范式的重大转换”,就是以为不需要认明、也不承认存在着一切所从之而来的本原,以为不需要找到、也不认为存在永恒的本质,以为不需要明确知识的基础、根据,不需要具有绝对性的真理,就是在不真明白中有见识。
    非此即彼是方基础上的一种思维定势,以这种思维方式认识哲学史,总会是以看出那方认识的偏缺,肯定这方偏缺的认识,以此形成自方的在糊涂里的明白,在局限中的懂得。这种明白和懂得,弄出许多振振有词的、一方面上对,一方面上错的、似是而非的、要认明本原就需作清理的说法。看看这话:“现代存在论哲学不再是强调实体,而是强调关系,不再是追求存在的本质,而是注重存在方式,不再是静止地看待事物,而是动态地把握事物, 特别是对人的研究和关注上,现代哲学把人从传统哲学的思维中、想象中、超验中拉回到了现实,人的真实的生活世界中,从关心‘人的本质’是什么,转变到关心人的生存及其意义,从满足于对人的真理描述到对人的异化状态的‘全面批判’”。这种本身带有对传统哲学否定,对现、当代哲学肯定意味的陈述,会让人们觉得未做基础转换的哲学 正在走着有希望的道路,让人们误以为应当对之瞩目,并不需要改变其基础。以这样的明白和懂得,本原、本体究竟是什么?这样至关重要的根本问题被似乎很合理地放置了,哲学在方基础的遮蔽中不能发挥为人类解决整体性问题的作用,到是正常合理的了。这样的一点必须明确,现在不是需要继续固守方基础明白和懂得什么,只有圆基础上才能有对于本原的解决,只要来到圆基础上,就会有对于本原的明确。
    当自我不被方基础上的明白和懂得所障碍了,当自我从方基础转换到圆基础上来了,真正的哲学就开始在这样的自我们那里诞生了。
  




  正本清原 二
  
  包含二方的圆,不能被以二方为起点的认识所知,二方在人这里与圆相脱离;二方离圆,即是人的无底深渊。人是悬挂在深渊之上,在时间中不断沉沦着的存在,他是被时间判定了死刑,由时间押往执行其死的囚徒,在他的有生之时,总是要处在生与死、有限与无限、、精神与物质、主体与客体、人生的短暂与对永恒的需求、理想的完满与现实的缺残,个体的自由愿望与内在束缚等各种二元分裂的矛盾困境里。人活着为什么?这是方基础上的理性所不能解决的问题。这实质是二方离圆的问题,即找不到本原而有的问题,也就是神学所说的人离异神才出现的问题。
  哲学需要找到本原即本体为人的存在找到根据,确定目的。而哲学在方基础上寻找本原、本体,就要去对分裂的二元搞统一,它以对本原是什么的不知道,在盲目中寻找。因为它不知道,所以才需要寻找;而所要寻找的是什么它不知道,这确定了它所要寻找的永远不能找到。本原是包含二方的圆,方基础上的哲学不识此圆,它在二方基础上去对其基础所决定的二元搞统一,所以“如何获至统一,人们得出了无以计数的答案”,因为本就不是统一的事,根本也就不能统一,任何一种统一都必是虚假的东西,经不住理性的质疑,由“统一”所给出的理想只能全都是骗局。尼采指出:“迄今为止,理想这一谎言统统是降临在人类头上的灾祸”,我们知道,尼采之后也是这么回事。方基础上的人类要求理想,有理想树立就被理想所蒙蔽,为理想而斗争,经过悲壮的奋斗历程就或是惨败或是滑稽的结局。在对“统一”已心灰意冷,也没有了“统一”的思想精神气力的当今,方基础的哲学主要靠着舔允以往盲人摸象所形成的逻辑枯骨,咀嚼迷宫中哲学裤房里的思想疆尸维系可悲可怜的生存。它于精神的黑暗中在乱角的思想王国里抽线编织,做成篇篇精致的网片,展示思想的捕具也表白着精神的内虚。当今哲学界所呈现的是思想的混乱不堪,精神的苍白无力,于宣嚷中流露着绝望的情绪。夜的尽头是天明,认明本原,就正本清源。
  对什么是本原,要在圆基础上认识;只要来到圆基础上,就能有正确的认识。而包含二方的“圆”成为人们的认识基础,需要将必有的障碍清除。在方基础上看到“传统哲学家们都犯了‘一种根本性的错误’”,对传统本体论的还原论方式预以否定,那否定本身既出之于确实发现了传统本体论给出的本体是假设的,也出之于否定者本人对本体即本原本身是不明的。其对传统的还原论之弊端的有知,就是对还原论应是还圆论的无知。在方基础上看到传统本体论哲学轻视人及人的主体作用,从而否定“把哲学目的看作是真理”,就是以盲人对大象的否定来反对另一方盲人摸象的方式;不允许本体论给出具有绝对性的真理,那看似的明智是瞎子因看不到大象而认为不应该寻求大象的自以为是,那所起的作用是把人们固定于真理上的瞎子。维特根思坦认为“哲学应该安息”,这“哲学应该安息”之说,一方面是看出了旧哲学该死的一种明断,一方面是“盲人”看不明哲学而有的一种武断。方基础本身对哲学认识有着根本性的遮蔽,于遮蔽的无明中“盲人”之间的对话被同样处在被遮蔽中的老维看出应该终止,但老维也是整体性问题上的“盲人”,对类似老维见解盲从,就不能有新哲学的诞生。不陷入在方基础上的任何一种明白中,立足于圆基础,就睁开整体性认识的眼睛;只要我们把“圆”认明,本原、本体就对于我们圆明。
  反本质主义者以本体论哲学的基础虚幻而是根植于想向,以它证明不了自身的可靠性、真理性,以它用以证明的是它所要证明的,以它是有自身解决不了的问题的,否定本体论而否定本质的存在,那是不摸象的盲人以摸象的盲人所摸出来的大象不真而否定真大象本身,看懂“不口”的“否”字,就不该在神知面前自作聪明;把“否”字的应否定的是“方框”这一信息听懂,就应该明白当否定的是在方基础之“方框”里认为没有本原的盲目自信。本原、本体乃一切产生于它、归之于它的包含一切者,是真大之大者,不能认明这“大”者的原因,由“大”字在方框里的“因”字说出:是因“大”在方框里框着,是在“方框”里没有真大之大。要认明“执大象,天下往”的“大象”,就必须解除方基础之方框。
  现代哲学本体论不再追求终极存在,它放弃了本原问题,不去认识本体本身,以假定本体已明或本体是什么可以不明搞本体论,这使得本原、本体概念已不在原来的意义上被理解和使用。现代哲学的本体论在对本原、本体的不明中追求“人的完整性”,它在方基础上关照由方基础所决定的残缺而不完整的“人自身的存在”,它在凭着本身不完整的基础,在本身残缺而不完整的方性人身上寻求“人的完整性”。对包含二方的本体本身是圆不明,寻求人的完整性的本体论,在实质上就是只表达意向,不解决问题,能喊出口号,给不出真理,糊涂但明白,无知却有理的理论。马克思哲学提出以人的实践活动为基础,实现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自身的统一,当本原、本体是什么不明,人不知他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实践本身的基础出发点,实践的整体性目的就成问题,那不是有了“自由与全面发展”,“实现人本身”等好词就解决的问题。因为从事实践活动的主体即人在方基础上就是不自由、不全面的人,他所从事的也只能是不自由的、片面性的实践,并非实现真正的人本身。其实践活动就在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的矛盾中进行。方基础上的实践,非但不能担负解决这些矛盾的责任,而且那实践越是发展,就越是片面,就越是使人类自身的矛盾加深加重。方性人的实践活动发展到当今,已用公认的事实对此做出不争的说明。要在根本上解决人类的问题,不认明本原不行。
  
  三
  
  追求“人的完整性”的现代哲学演过了,人类越来越是“单向度的人”了。后现代哲学瓦解和摧毁以往的各种“整体统一”,它扫荡着寻求本体,寻求统一整体的哲学建筑倒塌后的废墟,对围着死灰的寻找火星也不允许,这使当代有学者愤然指责后现代派造成了灵魂的不毛之地。后现代哲学做发丧的事,是连它自身也一起埋葬的哲学大葬礼。致于方认识对后现代哲学的声讨,不过是葬礼的悲声而已。当今重建“总体性”的追求,乃是望着以往“总体性”残垣的迷茫踱步,是对“总体性”哲学尸身骨肉的吃进和吐出。它表现出一种矛盾中的假明白,那就是一方面叙说着“统一”的“总体性”总也不可能,一方面强调着“统一”的“总体性”才是出路,在方基础上只能要求“统一”的“总体性”,必须陷入对“总体性”寻求不到的寻求才是正路的糊涂。
  都知道本体论原则是人类精神信念的支柱,思维基础是二方,本体不能是二,要建立本体,要搞总体也就只能去对二方基础所确定的各种二元去“统一”。因为本不是统一的事,任何一种“统一”的理论都是落着偏底积木,散踏是落到了它高度。“统一”之路屡屡走不通,就有了赞赏多元化的聪明,那是看见竹干横着出不了城门,竖着出不了城门,就主张把竹干截成多段出城的聪明。重建“总体性”的哲学主张,把获致圆满的统一确定为永远要去实现而又永远不能实现的事情,说是重建“总体性”的目标是使人摆脱片面化存在状态,克服人性的分裂,实现人的完整性,“寻回人类已失去的意义世界,使人类的活动向着‘总体的人’生成的方向前进”。所说失落的意义世界是由虚假的“统一”而曾有的,重建“总体性”所要求的终极圆满的统一,是向着“总体的人”生成的方向前进,那是永不“统一”地向着“统一”的前进,这对“统一”的追求,确定了非完整而残缺的人要永远向着不能达到的“完整性人”的目标永远前进,这样的固执若不化解,哲学就在二方之方框里前“进”着,以思想的“井”行走着,总把“困”境“固”守着,而包含二方的圆,圆融无碍、圆通无阻的思想道路却是不要的;这样的头脑因其以为对哲学有明白而不改,真正的哲学就会像是人的道理说给了猴子。
  对“总体性”的追求,确认“哲学的最重要使命就是为二元的世界和人寻找某种统一的基点”。话是这样说的:“历史上任何哲学形态所提出的统一理想,一元圆满性,都直接或间接地反应了人类克服自身分裂,寻求总体、全面存在方式的根本愿望。对于总体的、全面存在方式的追求,对于圆满统一世界的向往,是人类精神中隐藏的永恒不灭的理想”。 方基础哲学所追求的是统一了二元的“一元圆满性”之圆,当我们已二方本在圆里,也就应该明确哲学追求“统一”乃是方基础所限定的误区。走出误区,就是二方在自我那里归圆,在圆基础上形成新的哲学认识。
  亚里士多德首先把哲学规定为关于“本体”之学,其目标是寻找“万物始所从来,与其终所入者;其属性变化不已,而本体常如者”。本体也就是所谓“终极基础”,传统本体论的最终目标是为世界寻找终极的基础,“哲学家的任务就是去发现这种基础是什么,并用强有力的理由支持发现这种基础的要求”。在二方基础上寻找终极基础,因为思维与存在、精神与物质是二方,这就要有哪方在先,哪方属后,哪方是第一性是的问题。要确定终极基础,就只能用一方去把另一方统一。唯心主义用心这一方同一物的一方,唯物主义这一方用物的一方把心的一方统一,二者用于统一世界的实体与思想一相互抗争地矛盾对立,它们各自声称自己找到了真正的始基的东西,各自渴望万事万物的唯一基础,并且以自身为出发点描述生活图式,唯物主义试图把生活与活与思想同化到对象世界中去,把一切归结为一种自然物质过程;唯心主义则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人的观念上,把外部世界的变化与发展归结到纯粹的观念世界中。二者皆以心与物纯是二方为前题,用物的一方统一心的一方的唯物主义让心与物混同为一,用心的一方统一物的一方的唯心主义是使物与心混同为一。让心与物混一,就认为自然一方是本原;让物与心混一,就认为精神一方是本原。恩格思有话,说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这两个用语只在对本原的不同确认上有意义。现在我们知道,在方基础上确认本原所必有的唯心唯物主义,都是纯二混一的东西,其理论就是“混、二”思维方式的制品,也就知道了不改变“混、二”的思维方式、观念意识,就只能在本原问题上纠缠在迷宫里,就不能接受本来包含二方的“圆”是本原、本体;这里提出了本体、本原是包含二方的“圆”,也不会产生注意,其思想依然热衷于整体上大糊涂、方面、角度上小明白的自以为是,拉上方哲学的经典来支撑假明白的自己;就会因其“混、二”不理解圆基础而“混、二”地拒斥。要认明本原、本体,就必须放下任何阻碍自我来到圆基础的“混、二”见识,在圆基础上转化“混、二”思维方式,以“一二一”思维模式来认识。
  四
  
  
  包含自我与对象世界的“圆”是一切为一的一,自我是主体,对象是客体,主客在“圆”内相对为二,二者归之于“圆”即一,这就是“一二一”。以此“一二一”,自我在整体性认识上从包含二的一即“圆”出发,以实现圆满之圆为目的韩式1.5分彩全天计划与对象融合运化,达之于圆,即形成圆认识,这也是“一二一”的思维模式。把握到了是一有二,即不纯二也不混一的“一二一”,就改变了“纯二混一”的思维方式,就能正确的解诀本原本体的问题。
  认识从圆出发、以实现圆为目的,在过程中和达之于圆的认识,是与方基础上的方认识根本区别的圆认识。“一二一”的圆认识方法,是以圆来化、化而成圆的“圆化”之法。运用“一二一”圆化的思维模式,就圆融无碍、圆通无阻、自圆自恰、圆全无缺、圆满具足地解诀本原问题、获得圆明的本体。真正的本原在认识中明确,真正的本体在哲学上确立,也就立定了圆基础。圆基础就是方基础上的哲学几千年追求但终不能得的所谓“终极基础”,就是方认识自始至终都糊涂着的本原,总也未能真知的本体。
  科学巨匠W..海森堡站在现代物理学的高峰之颠无前人开拓的道路可寻,面对哲学的无能,就以科学的方式来认识科学的原初问题。他找到了“数学形式的核心”,这个“数学形式的核心”不但解释了力学、光学、电学、热学,还包括了所有化学规则的数学形式的精化,可那并不是对科学原初问题即科学来自哪里的回答。现在我们来问“数学形式核心”是从哪里来的?“数学形式的核心”即不是从客体对象那里自己长出来的,也不是从科学家主观意识中凭空产生的,那是由人认识对象而有的,是由包含人与对象的圆而来的。这是无可争议、确定无疑的。数学是从哪来的?有了数才有数学,那么数是从哪来的呢?有人才会有数,人认识对象才对于人有了数,数是从包含人与对象的“圆”而来的,这一思即通,一想就懂,一证就明,不证即明。最能体现人的具体性推理与逻辑能力的,也最能表现看来无序杂乱的世界中所蕴函的无形的有序性的、作为具体存在和整体世界表示形式的数学是从“圆”而来的。
  基本粒子一切性质的准确方程是 韩式1.5分彩开奖记录 ————(因发不上而空)基本粒子构成千变万化的物质世界,它的一切性质——-=O,这个O乃是物质世界的整个图像,现代科学所给出的世界图像与中国古老的《易经》相应:“太极最初——O”。这不是纯属偶然,全部正负数对应之和是O,全部数的整体是O,认识数的人不只作为对象之数在数的整体中,人是主体。主体既不纯二的在“O”之外,也不混一地混同于“O”,主体人员之员在“O”里,“O”内有主体人员的员是非方框的“圆”,“圆”乃世界图像真正的完整。W.海森堡知道:“所谓统一世界的物理方程,数学方程无论如何也推导不出灵魂与生命”, 整个物质世界的图象里不能有精神意识,表整体对象世界的数中没有具有精神生命的人,人在全部数中算作数,全部数的整体就是人员的员在O里的“圆”,有精神意识的人存在于物质世界中,精神意识与物质一体的世界图像就是“圆”,这才是完整表示的世界整体,这才是对世界整体表示的完整。
  人离不开对像,对象离不开人,二者具有一体性。人与全部对象世界是总体的“圆”,与各个对象各是一“圆”。一“圆”是二“圆”多“圆”;多“圆”二“圆”是一“圆”。人与每一个数构成具体数的个体,人与全部的数构成数的完整的整体,人与数是一体的“圆”,“圆”是数的本质;本质上一数一“圆”,万数万“圆”,万“圆”一“圆”,无数的数包含于真完全、真完整的“圆”。“圆”是包含二的一。达此圆认识,就可以解决哥德巴赫猜想的“1+1”。
  每个数是一个数的一,每个一是一个“圆”,一个“圆”可以是二个“圆”,两个“圆”还是一个“圆”。偶数、素数是对“圆”即“一”所做的不同性质的规定。偶数的能被2整除的规定性,规定了 “圆”即“一”可整分为二的性质;素数的只能被1和它自身整除的规定性,规定了“一”即“圆”不分的性质。二个素数和的“1+1”就是偶数规定性的可二整分的一。二个素数是一个偶数,一个偶数是二个素数,在数的本质上是一“圆”为二“圆”,二“圆”为一“圆”。2既是素数又是偶数,这说明“圆”本身既是二“圆”可分,又是一圆不可分;1只能被1和它自身整除,它没算作素数,但它具有素数的性质,那么我们以数的性质来解决“1+1”,这世界难题在道理上也就是等同于任何一个西瓜都韩式1.5分彩包含一部份加一部份那么简单。认明圆是数的本质,即可确知哥德巴赫所猜想的“任意大于二的偶数都包含二个素数之和”成立。公式为:m=ay+ay1。使人类在整体上“识数”,是解决“猜想”的真正意义。在整体性认识上懂一、二,人类不再纯二混一,也就不会再做整体上损害人类自身的事。
  对称性在当代物理学中具有主导作用,它是物理学研究的指导性原理的基石,由规范的对称性去构造场方程已成了场论中有效的研究方式。物理学已确信自然界所有的基本力都是由一些对称性原理构成的。那么对称性从何而来呢?在科学界能道出个所以然来。杨振宁教授曾明智地认为此问题应该交给哲学讨论。同“1+1”的“猜想”一样,对称性从何而来不是具体性问题,而是整体性问题,这是对本原不明的方基础上的哲学不知如何讨论的问题。人们至今也还没有对于自然科学所遇到的整体性问题应由哲学来解决形成共识,方基础上的哲学不能真正解诀任何一个整体性问题,当我们明确本原是“圆”,,圆基础得以确立,就以圆认识的哲学解决了“1+1”的“猜想”,也解决对称性从何而来的问题,在圆基础上对于由自然科学所遇到的各个整体性问题的圆满解决,也使对本原是“圆”的确认具有更强的信服力。
  对称性有两类,即客观事物的对称性和描述客观事物运动变化的基本规律的对称性。客观事物是其自身的完整与全面,即其自神的圆全性存在之圆;描述客观事物运动变化的基本定律是人认识客观对象而形成于思维意识中的变而不变的完全之圆。圆本身是真正对称的形式,惟圆具有全位的对称性,全位对称的只能是圆。物理定律的对称性,是直观惟像的圆,是理论抽像的圆,是数学变换不变性的圆。形式上惟有圆能是变而不变,在形式上变而不变者不能不是而只能是圆。
  爱因斯坦认为“所有物理学理论都起源于思维与观念”(《物理学进化》201页上海科技出版社1979年版),这是他在方基础上偏于思维意识这一方。思维意识与对象是一个整体,观念形成于思维意识对于对象的认识。爱因斯坦的见解非圆而失之于偏,物理学实际是起源于包含思维观念、人与对象的“圆”。物理学的对称性是认识的结果,是在包含人与对象的“圆”中所生成。对称性从“圆”而来,这是不可推翻的确定。
  生命原生质和它所处的无机的周围环境是一个整体的存在之圆,这个整体存在之圆是人认识对象而对于人生成的作为认识结果的事实存在,是由包含人与对象的“圆”所演生的事实存在。使生命得以产生的完全性因素、完满性条件之完全、完满,是圆全圆满之圆。生命产生的原动力就是“圆”自身内部二方融合运化的圆动力。生命由圆产生,这是不能驳倒的定论。
  生命组织的有序,是人对生命这种对象的认识即包含人与对象的圆自身内的运化所对于人生成的存在。空中无序的噪音是在包含人与对象的圆中对于人而生成。N维纳认为“无序是有序之源”,那是他在方基础上只把无序和有序看做离开人的对象一方的客体事实,没有意识到无序是发生在人与对象之间即“圆”中的事情,不懂得有序乃是在人与对象的运化中即“圆”内变化中对于人所生成。空中无序的噪音在人对收音机的收听中成为有序的新闻,就是人与对象融合运化,有了收音机才有的事情,就是收听者与电台播音者互为主客体即在包含主客体的“圆”中生成的事情。无序和有序只是对于人类存在的,那各是人与对象之间所产生的结果。包含人与对象二方的“圆”既是无序之源也是有序之源,“圆”是本圆。
  
  五
  
  世界从何处来,往何处去?人来自哪里,去往哪里?这“何处”就是本原,这哪里就是本体。汉语中表“何处”、“哪里”的一个字是与圆同音的“爰”,根源的“源”,本原的“原”,本元的“元”皆与圆同音,这是中华文化的一种特殊的供献,这种同音表义传达神知神意。哲学几千年寻求不到本原,认识不明本体,中华文化的文字却知,真神之存在,人不可以不正视。
  本体也叫实体,实体的“实”也圆联系在一起,“圆”实这个词就对实体是“圆”做出指示。《周易》中“乾体圆而实”,“乾之大始”,乾为天,天乃圆,一且从“圆”而始。
  佛经说“因果二位,同一缘”。缘起的“缘”与圆同音,“缘”由就是“原”由,“原原”本本就是“元元”本本,“元”不但与“圆”同音,还是同字;“原”来这个词传达神知神意:人与世界从“圆”而来,当往圆而去,圆神才是本身完全即圆全的上帝。整个佛教世界观或宇宙生成论是一个“缘起性空”的理论体系,缘起之“缘”以同音表义告之是“圆”起。佛学以空为本,楞严经说:“觉所觉空,空觉极圆”,“世间世出,十方圆明”。《周易》给出的本体是大圆太极,儒家的本体是“天”,“乾为天,为圆”,天圆地方,天一地二,地在天里,天地一体,圆是本体。《道德经》的给出的本体是“道”,那“周行而不殆”的“道”是圆道。“天道曰圆”,圆而神的中华文化给出的本体是圆,只是那圆是在方基础上以弱化逻辑思维的直觉感悟所悟到的二方混同为一的由老子直说“故混而为一”的混圆, 混圆之混在于圆中没有作为主体的人,混圆是对先定不同二方的混一,这以二方为前提,混圆形成于方基础。中国传统文化的“天人合一”是在二方基础上合,不知二方本在“圆”里,才有搞“天人合一”的事;西方现代文化的主客二分,天人对立,是在方基础上的二分与对立,这是不知二方本在“圆”内,因而框在二方的方框里。马克思哲学有以人的自由与全面发展为目标的实践主体,实践主体在圆里,则圆不再混,方框消失。“一二一”的圆基础立定,则东西方文化的所有优点全在,既无西方文化的纯二之弊,也没有中国传统文化的混一之病,则本正源清。
  毕达哥拉斯用抽象的数作为世界的本质,构造整个世界。他说“‘十’是一个最圆满的数目”,十为全,全即圆。泰戈拉认为“球形世界”的本原是一,《十大经.成法》说:“十即一,何以故,缘成”,一即十,十即圆,“缘成”乃圆成,圆成即成圆。中国古人讲“一齐全圆”。所有对圆是本体的提示,都形成于对圆是本体的不知,这种神秘证实着存在全知的上帝,理性地明确圆是本原、本体,就理性地字明确圆神是上帝。
  哲学以概念说话,圆哲学、的第一个概念和最后一个概念就是自我在其中作为主体的“圆”,在神学上说,上帝即圆神包含一切,圆神即上帝即是作为人的对象存在的客体,又是主宰一切的主体;圆神是人的主,人有圆神而自主。
  一切都是人的对象存在,人也是人自己的对象,没有什么可以不是人的对象,只要指出何者不是人的对象,指出的本身就确证着那是人的对象;没有什么是包含人与对象之外的,包含人与对象者无所不包而包含一切。无所不包者乃真完整,包含一切乃真全面。真完整者本身不缺少任何部分,真全面者本身俱全所有的方面。只要不是圆本身就有所缺,只要本身不是圆就不真全面,包含人与对象的真完整、真全面者就是“圆”。
  圆这个词具有名词、动词、形容词和程度副词的词性,本书首提的圆概念包括圆这个词各种性质的完整,所有词义的全面。
  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说“全部所谓世界史不外是人通过人的劳动的诞生,是自然界对人来说的生成”。劳动是人与对象之间的事情,认为世界史通过人的劳动而诞生,启示了世界史乃是包含人与对象的“圆”自身内部二方的融合运化所生成。世界史、自然史是人所意识到的事,动物没有认识,那不是对于动物而有的事情,那是由人认识对象而对于人产生的事情。圆是本原,一切在圆中产生。
  有其来源的一切都是在时间里存在的,时间是从何处来的,有来源的一切就是从哪里来的。“何处”、“哪里”是与圆同音的“爰”,本原是圆这一神知准不准?灵不灵?到底有没有神明?这要以理性地说明时间源自于“圆”来作出理性的确认
  
  六
  
  
  要说时间是由包含人与对象的“圆”所产生,这是以方基础上的“混、二”思维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的事情。而二方本是在“圆”内的,当着方、圆基础已经被指出和说明,人是不应该“混、二”的,也是可以不去“混、二”的,只要思维意识不被方时间观所控制,不纯二混一,时间是由人与对象所产生,就是很好明白的事情。
  几百万、几千万年前的时间,由人认识考古对象对于人生成出来,那所生成出来的以往时间在人们的记忆中,在思维意识里存在,在思维意识与对象的融合运化中重新生成地存在。
  几亿、几十亿年的时间,是由人认识天文对象对于人所生成出来的存在。宇宙大爆炸的具体时间是由科学家对宇宙对象的认识所产生出来的作为认识结果的存在,所以它能被修改。没有地球之前,没有人类之前,自我这个人生前死后的时间,是自我的思维意识与对象所生成的时间。对于一头猪,没有世界史、人类史的时间,没有它生前死后的时间。全部时间都是自我的意识与对象所产生出来的由自我的思维意识所确认的存在,那是作为人的对象与人共为一体的存在。
  因之于人的思维意识“混、二”,才不能接受时间是由包含人与对象的“圆”所生成出来的运动于“圆”内的存在,不能接受全部时间属于圆神,在圆神之中。自我以为时间是完全外在于他的、纯粹客体的、自然就有的,那是他在纯二地面对前后二方的时间对象,精神意识在与他纯二面的对象一方的时间混一,他所认为的时间是怎么回事,正是作为他“混、二”的认识结果的那么回事。由于人思维意识的纯二,时间才对于他是独立于人的意识之外的客体自然存在,七十年代量子力学的EPR实验就已经告诉人们:独立于人意识之外的客观不存在。显现出来的客体自然是人与不显现的原对象融合运化所对于人生成出来的;由于人与他纯二面对的客体事实混一,他的思维意识自丧主体被归定于他所纯二面对的所谓客观事实,他的“混、二”限定和控制了他的思维意识,全部时间由“圆”产生,存在于“圆”中,才对于他不可思议、不可理喻。如果自我对时间的认识不是从二方基础出发,而是从包含二方的圆基础出发,那么他既不纯二也不混一,而是“一二一”地形成圆认识,时间产生于“圆”,整体时间是圆时间,就明确无疑。这是在哲学上的确定,圆基础上的圆学包含哲学、神学,时间是上帝即圆神的演化的一种内容,是圆神即上帝自神的运动,这是在神学上的确定。哲学、神学在圆基础上是圆学,圆学就是以圆来化、化而成圆的整体圆化之学。圆学中的哲学与神学在对时间的认识上没有矛盾,圆神是人参与在其中的真神,所以圆学中哲学与神学的确认具有一致性。
  认识上的圆化,包含对于方认识以圆来化的化解,是达于整体性圆认识的化而成圆。佛经中说的“始本不二”传达神知:二方之二并非是起始之本原、本体;佛经中说的“不二而二”传达神意:什么是“不二而二”呢?就是不要二方在“圆”外,而要二方在“圆”里。
  现在要问:二方基础的二方来自何处?认识来自哪里?我们来看表“何处”“哪里”的与圆同音的“爰”到底是否真的潜含神知?是人意识到对象,才有了人与对象的二方;“圆”是人与对象二方的包含者,显然二方是由“圆”而来的。认识是人的认识,是人对于对象的认识,“圆”是人与对象的整体,认识就是从“圆”而来的。与圆同音的“爰”表“何处”“哪里”,确是见神的神启。圆基础上的理性所达到的至知,与圆神的神知完全一致。由此则理性地见证了神知,神知由理性所见证,就理性地知道了会说话的真神。真神对人说的是由方基础向圆基础转变的语言,说改变“纯二混一”为“一二一”的语言,说人当求圆的语言。理性与神性一致而圆合圆融,也就肯定了理性所确认的本原是“圆”,也就明确了人类应当以圆来正本清源。
  如果能找出来确定本原、本体是“圆”,其确定有何缺陷,那也正就是在确定本原、本体是“圆”。这在于本身无缺陷者必须也只能是圆。“无名万物之始”,当着还没有“圆”之名,万物是始之于“圆”的,只是人类在二方的“方框”里不知;“有名万物之母”,现在我们确认“圆”是本原、本体,有了“圆”之名,就明确了一切由圆所生。《圣经》中耶和华说:“我是自有永有的”,真神非具体具像的存在,自有永有的上帝是无具体形状的有人的精神意识参与在其中的圆神。圆概念之圆,由人的认识所形成,认识是包含人与对象的“圆”中的思维意识活动。圆概念之圆由本原、本体之圆产生。原来、原来,一切从“圆”而来“,原”来这个词告诉人,人在方基础上怎么都找不到的一切所从之而来者,原来就是“圆”。这便是《圣经》所说的“听是要听到,却不晓得,看是要看见,却不明白”,当着“方框”对于人打开,我们晓得一切从“圆”而来,明白“圆”从“圆”而来。
  有学者看到,在道家哲学中的“道”与左卡尔文的神学中的“上帝”,都在一定程度上表现了人的主体思维能力,所谓不可思、不可名言者,在一定意义下仍是可思、可名言者。庄子《寓言》开篇写道:“厄言日出,和以天倪”,对不可言说者的言说之言是“厄言”。《说文》解:“厄,圆器也”。圆器的器为具体的东西,具体为方,方在圆里。“厄言”之解所给出传神的信息启示言说方基础上的不可言说,要用圆基础上的圆语。对哲学、神学的正本清源,乃是变“方言”,说“圆话”。圆话语,就是圆基础上的圆化之语。
  哲学与宗教都是把对完美的追求作为永恒的目标,藉此以安慰生命的缺憾与痛苦,宗教追求来世彼岸永恒的完美,哲学是体现精神追求的现世中实现人自身,日渐趋向完满。完美、完满是圆。明确本原是圆,人类知其从圆而来,往圆而去,确立圆基础,树立圆目的,以圆来化,化而成圆,就真得圆、得真圆;真得完美、真得完满;得真完美、真完满。
  《圣经》中耶和华说:“你们修筑修筑,预备道路,将绊脚石从我百姓的路上除掉……我住在至高至圣的所在,也与心灵痛悔谦卑的人同居。要让谦卑人的灵苏醒,也让痛悔人的灵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