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猫眼看人 >


思辨本体论哲学第19讲:第八章 本体论统领的认识论下
八、思维与存在的关系

1、首先承认客观存在

在人的认识过程中,首先要承认客观存在;存在先于认识,首先有认识的存在,其次才有认识。存在的本体论层面表现了各种各样的“在”,存在的不同方面就有不同的本体,因此认识存在的方面很多,本体也就很多(关于实体和本体的一与多关系我留在随后的实体部分去讨论,在此不宜展开)。“在者”才是认识之本;本体论是认识论的“基准”层面不可动摇。有些事物存在,在人没有认识到之前,是隐蔽的存在、深藏不露的存在,当人认识了之后,才呈现在人们面前。有些人造物的东西和它的特性,自然界中本来不存在,只是人们的科学技术水平达到一定程度时才存在的,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产生的,是随着创造物的存在才存在的(如塑料及其特性)。这样我们可以作出一个重要的推论:客观规律在人的主观中认识、掌握、呈现,才成为主客观相符的真知;否则是不相符的假象或无知,即它的客观存在对于人的自觉利用也是无;客观事物的规律在人的“心中”,在意识中成为与人们有关的东西,才成为人们所利用的东西。

客观世界中无,主观世界中“有”,“有”只是一种假象;客观世界中有,主观世界中无,客观的“在”对人来说是无知,因为客观中的“有”没有形成意识的“有”,客观存在的“有”和主观存在的“有”同在,才是主客观统一的“有”。才是真知或理性。人们认识的目的是将客观世界中的“有”反映于主观世界中,客观存在由人所掌握,才对人有意义。人们的创造性存在,将主观存在的“有”变为客观存在的“有”,也是顺应其存在的规律而存在的。顺应其存在的规律,也就是主观存在顺应其客观存在的方式、条件、内容的情况下才成为创造性存在的;所以创造性存在的是客观存在的方式、条件等制约主观存在的方式、方法等的相对应的存在,人们只有顺应这些存在的方式、条件才会有创造性存在的存在。

真理的道路也就是“存在的道路”,是适合人们理性地存在─的道路。巴门尼德说;“好吧,我要告诉你──你当仔细倾听──哪些探求道路才是可思议的:一条是,存在存在着,它不可能不存在着;这是一条确实可靠的、不可分离地与真理相伴的道路。另一条是,存在不存在并且不可能存在,我要说,这是一条什么也学不到的窄路。因为不存在(Nichtsein)既不可能认识,也不可能言说──它不可把握。”存在与认识的关系是把存在当作存在,且不可能当作不存在,存在原本是怎样的,认识才应该是怎样的。存在是一,本体是多,认识对应于不同方面的本体,本体在一定程度上将认识细化了。本体的呈现,标志着认识真理是“去蔽”或“去遮蔽状态”。

2、理在人的心中

客观世界的事物经过人的认识反映才能转换成人的概念意识,转换成人的知识思想。经过这样一个转换,我们就可以专心地研究人的概念意识。在概念意识的王国里,物质的东西显现为意识的东西,意识的东西表现为物质的东西,人之所以为人,是从意识中把握物质的,从意识中把握物质是人的根本本质,人正是在深邃无限的概念运动的意识把握中,不断地提高了自己的本质力量,创造了人的世界。在概念意识的王国里,主体是“自我意识”,客体是“对象意识”,即现实的存在反映到意识的主体和客体里。这里的“自我意识”是思维与行动的主体意识,“对象意识”是对象客体的意识;这样我们就进入了意识思维的内部来研究思维对存在的关系问题;而不光只是在主体和客体实存的宏观上研究了。思维内部的研究与宏观上研究一样:主体是现实的人的主体。“对象意识”是消融于思维中的客体,消融的方式是经过概念,为人所理解。

“理在人的心中”,客观事物的“理”在人的掌握中,“理”既在客观事物中存在,又在人的心中存在,人们正确地运用就能得到实践的成功,——实存。主客观符合之“理”不是一个简单的实存,而且是一个有效率的实存。主客观符合的方法不是一种方法,而是多种方法,这些多种方法中有一个最有效的、优选的方法就是效率的方法。为什么叫效率的,因为效率高的要淘汰效率低的,所以,效率高的才是效率的。否则是无效率的,效率是一个时代的变量,这样,变量也进入了理性。

客观事物在主观的掌握中,这一观点促使势不两立的唯物论和唯心论具有互相接近的趋势,剔除了各自的片面性,可以达到合理的全面性;“理”本来存在于客观事物中、或创造性地存在于客观事物中,现在又存在于主观思想中,客观存在的道理由主观所认识,才能按照客观事物的“实事求是”办事。主观只要顺应客观,使二者统一才是正确的。通过自我意识与对象意识相互关系的理解,我们可以把对象的概念化为自我对对象的概念,对象事物变成了人的概念,经过这样的坐标转换,可以说“理在我的心中”。“理在我的心中”,标志着道理在我们的掌握中,知和行的主客观统一是正确活动的前提。

3、与生倶来的意识,阶段性起点和知识积累

人确有一个意识上认识客观事物的精神结构。这个精神结构对于个体人来说是先天的,与生俱来的;表现为以物质身体为载体的精神意识,精神意识的成熟程度随着身体的成长和知识的增加而形成,一个人经过正常环境的培养,成为一个有正常能力的人。具有正常能力的人在一定生活环境中活动,就产生了正常的认识能力,这些都是与生俱来的;认识能力不能离开认识活动,知识的形成是认识活动的结果;认识能力也是在正常的生活环境中形成的。

a、阶段性起点。客观世界需要人去感知,如果没有人们主动或被动地去感知,真的存在不可能找到。人的意识是一个依赖于外在的存在物,因为没有任何外在的反映就没有内在的确定性。精神内在的确定性对于外在的客观反映有阶段性起点,是以能动性从内表现于外的;在一定的知识基础上表现于外的。能动性认识与自己的内在知识——阶段性起点有直接关系,譬如:小学毕业后上初中,高中毕业后上大学是互相衔接的阶段性起点。要是小学生和大学生相差太大,阶段性起点跟不上自然形成望而却步;小学生上大学就违背了阶段性起点。所以,以阶段性起点表现于外和汲收于内普及所有的对象性活动,不仅限于学习知识,也不仅限于学习特有技能;因为人是一个智慧的人,智慧的依据就在阶段性起点生发的。

b、知识积累。每个人对历史上或别人或自己的知识进行了积累,学习就是积累的最好办法。一个人的知识总是由个自经验加上别人的经验组成。随着总的知识含量越来越多,个自经验的知识比例越来越少,别人经验由我继承的知识比例越来越多,信息量越大的社会就是对别人的经验继承越多的社会。继承的知识从个人活动的外界传来,进入个人主体之后又运用于个人活动。

九、本体论存在呈现着认识论特色

对于人来讲:人存在,才在自己的位置上而获得人自身的格位,从而获得人自己的尊严与权利。因此,如果没有人存在这个本体论层面,那么自由与人的尊严、权利、价值建立在什么基础上?是否跟人的活动毫无关系了。然而,本体论哲学一个伟大的贡献恰恰就在于通过追问社会何以合理性存在的问题,通过追问有限自由的问题来确立和维护人的不可让渡的绝对权利和绝对尊严的人的社会存在基础,成为一切伦理学和政治学的全部基础。这些理论基础作用是人们认识到的理论赋予本体论的。认识赋予本体这一点很重要,这里我们会发现:本体是认识之本、认识之基,有了“本”和“基”才有了认识。认识又赋予了对本体的界定,本体是怎样存在的,如何存在的?有了“怎样存在”和“如何存在”人们才能知道本体是什么样的,才能才能知道“如何顺应本体”而行事。“顺应本体”而行事才是正确之路。

认识论作为哲学的一个部门,主要研究知识的范围、前提和基础,以及研究知识所要求的一般可靠性,即思想的客观性问题,认识论的研究是与正确认识密不可分。认识论始于反思,是对于已有的哲学知识的反思性考察,这一考察主要不是研究获得有关认识对象的具体内容,而是关注已获得的具体内容的客观性和可靠性。 哲学认识论的考察并不脱离本体论,任何有关本体论的研究作为成熟的知识体系也必须对自己的认识论做出合理的解释。认识论如何可以获得必然性知识必定是追随相应的本体进行的。

在哲学上,认识论不能脱离本体论。因为认识的考察并不脱离存在,本体是存在之本,所谓本体就是对象性事物的本质。每一个具体的对象事物都有具体的与众不同的存在方式,认识论就要从特有的本体论的存在方式和存在结构去认识,对存在事物做出合理证明的认识。西方近代哲学两大流派经验论和唯理论分别固执于自己的理论原则而相互批判,经验的认识论以感觉经验为根据,肯定感觉经验的独立自存性;唯理论的认识论要通过逻辑性证明,这个逻辑性证明可靠基点没有找到,也陷入困境之中。笛卡儿的基点可靠又不可靠,因为笛卡儿的基点不是终极本体上生发的,是人的二级本体的某一个点上生发的。我把它叫做“半拉子工程”就是这个意思。

本体论在哲学领域中的地位是不言而喻的,无论是认识论、以及人的伦理学、价值论和神学等,都有某种抽象“本体”或本质作为其学说的基础,抽象的“本体”影响着理论发展的方向,并规范着其研究的内容。抽象本体的这一推论说明着“形而上之道”怎么成为生活世界的之真理?因为任何一门学问,都是在追寻一种存在者的某种根本原因、根本本质,这种根本原因、根本本质就起源于“形而上之道”。本体论与认识论的联系,表现在笛卡尔“我思故我在”的原理中,它确立了人主体性认识的基础,是西方近代认识论走向本体追问的开端。在人类认识史上,笛卡尔提出“我思故我在”开始,第一次形成了真正的认识论研究。

十、人的认识过程和时空观念

康德把自己局限在自己先验哲学的空间和时间的视野里,局限了自己的认识范围,我要改造康德的时空观念,即把康德认识过程中参与其中的空间和时间的客观时空和主观时空进行改造。要求时空作为存在的要素,当以时空确定存在时,时空必定要和物体一同出现;这就是一种彻底的改造。不论是客观时空还是主观时空,时空都要和客观物体或主观观念一同出现,没有时空的出现就不可能有“存在”的出现;“存在”永远和时空关联在一起,时空作为存在要素中贯穿始终的东西,从此时空成为存在必不可少的要素。

从此,只要人们把时空理解为与存在不可分离的内涵时,存在与时空同在。在不必要特殊指出的情况下,就不必要把时空单独列举出来。时空参与于人的认识活动之中,将人的认识与人认识的存在联系起来,人的认识活动就是一个过程。我们将此类形式扩展开来,扩展到所有的存在层面:则存在内涵于时空,时空内涵于存在二者同一了;时空自在地隐藏于存在之中。从此,人们也不再需要考察人认识事物与时空相联系的过程,时空存而不论。这样,在我们的规定中,例如在本章前面的论述中,时空暂时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并非没有时空,只是存而不论。确定人的知识不论是经验的、超验的,还是先验的,都是人的精神结构所支撑的意识的产物,而不是其它任何别的东西。当时空不在表述认识过程中时,意识直接了当地担负起了界定时空的工作。时空与存在为一体,就在于避免认识问题时把时空分开。

我现在以哲学的名义将时空界定为存在的基准,时空的客观性和主观性共同属于存在了,只要有“存在”,便有时空。时空随着“存在”的“在”而存在,时空随着“存在”的“不在”而消失。例如实物的存在和概念的存在,“实”的存在“虚”的存在,经验的存在和超验的存在,客观的存在和主观的存在等等,以及一切所有的“存在”联系起来了。这时我们超越了形而上学大前提,超验的目标就在眼前了。有了超验的存在,就可以将所有的时空与所有存在的联系起来又显而易见地统一起来;人们意识中的存在达到了三个世界:一是经验世界,是人们的生活世界。二是超验世界,是形而上的世界,这里有哲学之根,纯粹之理。三是纯粹存在的世界;也就是宗教神学世界。是与经验无关的纯粹主观的观念的意思,例如宗教信仰的观念。经验、超验和先验这三个世界都在人们的意识或隐或现地存在着。说明人的精神生活并不仅仅局限在经验生活世界,一定和另外两个世界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思辨本体论哲学认为人和人类社会都会面临着这样不同的三个世界:要正确地处理三个世界的问题,是人类社会面临的长期问题。它实际上是以“合理性社会如何可能”的问题上展开的!

人的认识不可能离开时空过程,所以认识的时空并不仅仅存在于感性过程中,而是存在于所有的主观想象能涉及到的过程中,时空感觉、时空知觉、时空概念和意识存在于所有的认识过程中,不在局限于某个现象界或本体界。所以“物自体”不能认识是错误的。现在“物自体”是可以认识的,这是由认识的时空给予了担保的;这一根本性的改变,标志着时空界定了所有的存在。只要有存在的地方就有时空,有时空的地方就有存在;存在与时空同一了,存在可以认识了。人的认识不论是感性的、还是理性的,人的意识只要接触到存在就有认识效能。康德感觉阶段的时空只是形成了人的认识能力起点和根源,而不涉及更远更深(如概念)的地方,成为概念本体不能认识的错误理由。现在,人的认识与时空同在,人的认识不能离开时空,却能离开感性时空的条件限制;在所有的地方都有时空、都有认识。人的认识从感性表象,到理性概念,从内省到外界影响都会刺激自己的认识能力。时空规定存在,从经验到超验,成为是唯一规定存在的东西,只要什么东西显现存在时,都离不了时空的在场;时空在场确定存在。时空既然成为存在的要素,无时不在,无时不有。

将时空与所有存在的联系显而易见地统一起来了,同样在时空的层面上,以时空确定“存在”,无论是主观的时空还是客观的时空,无论是形下的时空还是形上的时空,时空作为“存在”是无可非议的。人的一切活动都是时空存在中的活动,动物、植物、石头的存在都是时空中的存在,没有时空就没有存在;时空成为存在的要素后,进而以自己方式理解时空,即直接用意识去讨论认识论问题。“概念运动”的认识论从未谈及时空。这样,人们不但能认识经验现象界,还能认识超验本体界。排除了康德哲学这个拦路虎,形而上学之路打通了!

时空在人们的认识过程中是个“四维空间”,这时的时空是不能分离的。因而可以把时空看作一个组合因素进入认识过程中,比分开更正确、更有效、更有实际意义。因此,康德要将时间和空间分开叙述是没有意义的。

观念概念性的东西只存在于人的主观中,已经成了主观的时空或存在。客观的东西进入了主观时空,成为了有可能与现实相符的观念概念性的东西,人的思维形成有一种非常伟大的概念的判断与加工,将客观存在之理凝结在主观思想里。客观存在之理虽然存在,但没有心灵是无法得知的。这种存在事物只有从客观中抽象出来,在主观中呈现了。人以主观概念的存在中表述实际的存在;“存在在主观时空中才浮现”这一点非常重要,从此可以灵活地处理许多对事物的认识。

概念需要有客观确定性,才有事实推论的确定性;如果我们概念不加时空,不加客观或主观的时空,一定是混淆不清。我们不能以主观性概念去推论客观性的存在。用上帝的主观观念去推论上帝存在就犯了以主观去推论主观的错误。所以要看一个推论的正确性就要看是从主观存在出发还是从客观存在出发。康德认为不能从概念推出存在,上帝的概念不能推知上帝是存在的,没有客观现实性。他举了一个一百元钱的例子。他说,概念中的一百元,即可能的一百元,并不比作为对象的、现实的一百元少一分,二者是统一的。但概念中的一百元对改变我的财产状况毫无影响。而我口袋里有现实的一百元,但对我的财产状况的改善大不一样。所以,由上帝的概念不能推知上帝是必然地、现实地存在。这里不仅涉及到概念与现实、思维与存在,还涉及到概念的实有与虚有的关系问题。当年黑格尔反驳康德一百元钱的概念和实际上的一百元钱的区别时说,康德混淆了无规定的有与无和有规定的有与无之间的区别。上帝没有任何规定,他的存在也没有任何规定。而一百元钱是一个有了规定的存在、有了规定就有了内容,从而成为实有,它就不再是抽象的有了。这时,“有就是实在,是一百元钱规定了的有;无就是否定,是一百元钱规定了的非有”。

康德举例认为概念中的一百元钱和实际上的一百元钱的区别,以为概念中的一百元钱不能当做实际上的一百韩式1.5分彩元钱使用;说明了概念和实际的差别。这个差别不能再混淆,我们要给概念给予不同存在(主观存在和客观存在)的时空,目的就是要区别真的存在和虚幻的存在。如果我们的概念从客观存在出发,并以给予概念以客观存在的时空,让概念与客观存在等同起来,概念就可以代替客观存在;如果让概念与主观存在等同起来,概念就可以代替主观存在;以前我们没有这样区分,实际上都是假设概念代替存在的,没有严格的理论思考的确定性意义。现在时空进入概念,概念以不同的存在理由代替不同的存在,有了理论依据。特别是:概念如果不代替真实存在?人们的一切判断和推论都与事实不符、就不存在客观必然性的真理。

有了时空规定存在的介入,具体的存在和抽象的存在就有了肯定的逻辑性联系,也就是说具体的概念和抽象的概念逻辑性地联系起来了,我们再不能把二者对立起来,而是贯通起来,将整个抽象和具象贯通起来,看作是思维把握存在的不同阶段上的状况。这样,思维可以任意地驰骋意识所及的范围,无界限地进行了突破。如果我们没有这种突破,现在问鼎形而上学是不可能的。

对于客观规定了的存在,我们要给予客观的时空,在客观中不存在,只有在主观中“存在”的东西,我们要给予主观的时空;客观存在为实在,主观“存在”为虚在,实在与虚在处在不同的可感到的存在状态。时空进入概念,就会很方便地认识多样性的“存在”。形而上学领域的“存在”与经验生活世界的存在相比,更是一个多样化的存在。当我们进入其领域之后,时空将会以暂新的面貌出现;那时展现出时空规定的出神入化的“存在”样式。人是认识的主体也是思维的主体,我们对于认识到的概念给予时空与存在相一致的充分的规定时,我们的意识能更准确地把握存在了。时空进入概念,将会引起新一轮的哲学革新。时空也将认识论推进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十一、认识论需要本体论的度和形而上的度

1、哲学层面已经彰显出需要形而上的度的必要性

人类依赖经验领域的哲学和科学,极大地扩韩式1.5分彩开奖记录展了人们自身的知识。然而,经验哲学及其科学一方面极大地推进了人类对世界的了解、发展了人类的能动性,但另一方面又严重遮蔽了世界和人的更深层面。人们从经验世界层面哲学得到的,只是一些精致的现象知识;从整体层面看,它们依然是破碎的、断裂的,而不是整体的本质;而且把握的仅仅只是世界的现象和一定深度的内在联系,没达到根本的内在联系。使人类“沉没”在由经验哲学及科学所能获得的有限知识里,面临着无根可解的危险。 更为重要的是人们缺乏包含一定程度的对现实的反思和与现实相对应的思维的反思。当前在这种反思,只是在知性逻辑层面的反思,而不是理性逻辑层面的反思,没有对世界总体达到根本的理解。对世界总体的理解是世界观层次上的理解,对世界总看法的理解,这种理解当我们破觧形而上学密码时就可以才可以达到的。

形而上学力图通过自己更加彻底的思维,来打破经验世界层面的哲学有限性,从而刺破现象层面,达到世界的本体层面。形而上学思考本体的世界,也就是思考世界的“存在”。“存在”是事物发生着的样式之根本,是万事万物之为其自己的基础,是世界本体之所以成为本体的根据。

形而上学所思考的一些“最大的”问题仍然是我们所能思想的最大问题,是最重要的问题,因为它是最需要思考的根本问题,标志着对哲学、社会科学根本基础的问题。形而上学把世界当成了对象,于是有了存在论和本体论。对最大存在的认识是哲学最大的根本,其一是“有本可识”,追求到最终本体的认识;其二是“有识可界”将追求到最终本体予以人的可界定性,也就是可确定性。“有本可识”是人找到了本,“有识可界”是人对这个本有了认识确定性。形而上学从这个最大的根本原则出发,增加认识世界的可靠性,是形而上学本身的责任与范围;其根本基础是要决定思想原则可靠性,这也是形而上学的本性决定了的。在认识世界这一问题上,哲学的思想能力远远高于科学,形而上学作为哲学的核心能给出比科学更高的知识。

人类有强烈的欲望,总想追根问底,当然是出韩式1.5分彩于实际需要又出于心理兴趣去追问。这种追问最后总是通向完全终极的解释,这就是形而上学终极本体的解释。追问思想链条末端的那些最大的问题,诸如本质、本源、终极之类;如果有能力搞清楚的话,应该搞清楚;关键在于那些最大问题价值很大。现代有些哲学家已经意识到那些最大的问题是很有意义的,需要搞清楚的。

从形而上的度上看:形而上学是最深的度的哲学,社会终极本体在“人性本体”上,它给我们的启示是:刨根问底,寻找坚实基准点,理解本质存在,运用相适应的方法。坚决防止想不到的“空中楼阁”。

从本体——存在论视野出发,哲学对真理的追求一直被展示为一条求知求真的道路。其中形而上学扮演着求得真理的最终的正确陈述,而一直向前艰难地推进!推进形而上学的哲学历程就是本体论性质的认识论历程,形成了获取真知的一种知识力量。人在认识世界的过程中,随着与认知的相应,人才被作为主体塑造出来,求知作为人成为主体的动力。人作为主体成了在天地万物中充当的唯一角色;逐步地接近地展现出了人的存在本质。于是,哲学在实质上等同一种本体论,真理问题只是一个本体的存在如何认识掌握的问题。人们的德性、正义、幸福最终都以理智的求知活动来适应自己的为基础,构成生活的核心;从而认识的真理原则应当成为了社会的唯一原则。这一唯一原则应当属于形而上的超验地位,因为超验的地位上才能有“绝对的是非”,在此只论对错不论真假。作为哲学在实践领域贯彻的根本标准(在此,本体论和认识论是统一的)。超验的标准都成了实际上的伦理学、政治学和价值论等等的依据,成为一种经验世界的社会幸福生活指南,成为一种与人的自由、权利、尊严等问题有了直接关系。真理是一种“超验性存在”,即超越于感性经验的存在。因为只有超越感性经验,只有超越经验世界错综复杂的关系,才能使纯粹思想把存在维护为那绝对同一的存在。

本体论的本体有不同的层次,在经验世界实存的事物叫本质,在超验世界叫形而上学本体。所有的本体统称为本体论的本体。本体论里的本体很多,遍布整个经验世界、在超验世界、神学世界。超验世界的形而上学的本体只有三类:终极本体、人性本体和万物本体。同样是本体,但经验世界的本体和超验世界的本体的抽象“度”是不同的;经验世界的本体绝大多数经过一度抽象,极个别的才有二度抽象;超验世界的本体要经过形而上大前提,思辨手续要复杂的多;因而超验世界形而上的本体是最深层次的本体,其根本性是经验世界的本体无法可比的。以此可以说明:深层的基础理论比浅层的基础理论更牢固。

现在发现了社会的终极本体在人性本体上,如果人们寻求的最终根源在人性本体上,人们就可以到那个地方去考察;当遇到事关人类社会合理性存在的理论根基时,不能不求助于形而上学。形而上有度,一种理论必须要有一定的形而上的度;这是每一种理论的本体论逻辑要求,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一种社会科学理论都不能例外。如果没有这个根本要求:我们的工作有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在经验生活世界理性表现为相对性,在超验世界理性表现为绝对性。正是超验理性的绝对性才是整个哲学基础的根本依据。如果人们就事论事,事物完全局限在经验生活世界,当然没有必要再到超验世界去考察了。

2、破解形而上学之迷应为当务之急

我们从形而上学的“大前提”上证明实体、认识实体,获得形而上学的“终极本体”,来实现形而上学的认识。用这一认识思维样式体现认识的知识等同于存在的知识,这里是“纯存在”没有主体和客体的存在。“纯存在”的规定不是主体规定的,而是彰显了自然界客观地自在自为地独立存在的特色。这样一来实体保证自己运行的绝对的客观性和独立性。认识论依照本体存在而论证,排除了循环论证,不会陷入矛盾之中。 康德哲学力图解决经验论和唯理论之间的矛盾,他提出“思维无内容则空,直观无概念则盲”的原则以克服二者在认识论上的片面性,使有关现象界的表象认识得到了保证。但在现象之外的物自体领域是实践的对象而非认识的对象,因此康德在本体论上是不可知论,思维与存在陷入分裂。黑格尔继承康德的批判哲学思路,认识到康德哲学思维和存在的分裂问题,运用辩证法的思维方式在思辨哲学领域中论证了思维和存在的否定性的统一,但这种统一没有立足于客观存在的现实世界,立足于绝对精神,也就不了了之。因此被费尔巴哈攻击为变换了形式的新的宗教神学体系。马克思以费尔巴哈哲学感性唯物主义为出发点,以人的实践活动为根本内容和解释原则,继承和发展了黑格尔的辩证思维方式,创立了以实践证实认识的唯物主义,在经验世界解决了近代哲学本体论和认识论关系相符的问题;但却在无法实践的地方无能为力,在超验界无能为力。人们还得继续前进,目前的首要哲学问题是破解形而上学,获得根本的哲学基准!

哲学实际上要解决的是一些最根本的问题,如形而上学;作为在人们生活世界中体现的一些问题的根本依据:如世界观、价值观、信仰观等等。形而上学重要性表现为总的哲学;在总哲学之下才有部门哲学。人们如果讨论伦理学,伦理学到达至深的必定是伦理哲学。人们如果讨论政治学,该部门到达至深的必定是政治哲学。依次类推:在文化上为文化哲学,在经济上为经济哲学。这些部门哲学的最终根据都要追溯到人性本体。所以以学科名+哲学名称都是本学科中至高至深的;但它们与总哲学的本根密切相关的。如果某个专家要在本行业中学术领先,那他也会知道本行业的哲学。不论是总哲学还是行业哲学,人们的知识境界达到了这个位置时:就会发现实际中还存在没有解决的问题。因而专家们如果达到了这一类哲学知识的境界,就超越了一般之上。

形而上学的超验世界要解决的问题是世界是什么?人是什么?人与世界的关系是什么?形而上学之门的开启将会解答哲学之理的根本、人之存在的根本、人与世界的关系的根本。这些问题之根本则是人类社会存在和发展所需要的根本基础观点,是人和世界的终极解释。人们掌握了这些东西,将会避免再犯理论上的历史性错误。人们从哲学之思开始,历尽千辛万古,要求得终极之理;超验的终极解释就是这个理。

曾经在2006年左右,赵汀阳以哲学家自居,接受纪者采访大谈形而上学没用,与人们的社会生活无关,人们不需要去思考和追问;是一个完全错误的看法。人们寻找形而上学是一回事,寻找到与寻找不到又是另一回事,赵汀阳说形而上学没用,不必寻找是个错误的独断。最近赵汀阳从四川大学哲学研究网站上撤下了他的那篇文章,看来已有悔悟之意。现在越来越多的学者感到整个世界的哲学基础不深、不固,没有达到根本解释的层面;这种感受,就需要形而上学的根本探讨。在平常人看来,哲学问题却不在经验生活的迫切性之中,可以看作是可有可无的事情;也就从这里认为哲学是无关紧要的。哲学作为重要的基础理论远离经验生活世界,几乎无关于平常人的生活世界,人们表现出的这种态度也是一种现实性。但哲学工作者要区别于常人,不能以常人的眼光去看待哲学。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3/12/27 13:27:36 编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