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文化散论 >


[转贴]专访梁羽生长子:投身财经行业续写梁羽生传奇
专访梁羽生长子陈心宇:投身财经行业续写梁羽生传奇
彭志强

八十母亲旅居澳大利亚守望父亲梁羽生

梁羽生长子陈心宇首度接受华文媒体独家专访,披露父亲去世前还在注释《唐诗三百首》,头疼小说被严重侵权

对话实录

为何没从文我遗传了父亲的另一半才能

■父亲在文学上的成就,恐难青出于蓝,感到一点压力,故不如另走一条自己的路。

成都商报:您父亲梁先生的文学气脉、文化内涵对您的性情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出身于书香门第的您,怎么没追随父亲走上文学之路,反而学的是经济学财会专业?

陈心宇:不管是遗传或是后天环境的因素(父亲的性格、生活及家庭环境等)对我的性格肯定是有影响的。我的性格也有点“书生气”,对世俗的事情也时有格格不入的感觉。走经济财务专业的路,可说是为了平衡自己的性格,为入世而“入世”,毕竟我没有父亲的天分,没有在现实生活中“我行我素”的本钱。二来是父亲在文学上的成就,恐难青出于蓝,感到一点压力,故不如另走一条自己的路。

但话说回来,我父亲大学本科是念经济的、在上世纪70年代后他的主要收入是来自财务投资的。每天文学写作及对各上市公司的财务分析,投资计算的时间可以说是五五开。(那时代文化人的收入很微薄,书的版税也不高)所以可能我是遗传了他另一半的才能。

我个人对文、史、哲方面的兴趣也很大,但时间有限,可能要在退休后才能在这方面深入学习。

成都商报:您现在除了日常工作之外,是否会进行一些文学创作?还会重温父亲梁先生的作品吗?

陈心宇:我对文学创作方面没天分。父亲的小说近来确想看《龙虎斗京华》(梁羽生正式在报上连载的武侠处女作)及《女帝奇英传》,但实在找不到时间看。

父亲家教严教育子女:“打掉的牙齿和血吞”

■父亲离世前几天,当他头脑仍清醒时,仍在手执的《唐诗三百首》一书上写下注释、心得。

成都商报:父亲梁先生在人格魅力、父子教育方面对您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能否给我们回忆一下您和父亲相处的一些细节和故事?

陈心宇:在我那个年代,父子的关系比较严肃,不像今天的父子像朋友一样。但父亲在我十多岁时告诉我,我家传统对子女的教育是:子女在外做什么都可以,做父亲的不会干涉,但出了事不要回家哭爹喊娘的,“打掉的牙齿和血吞”。这句话至今都是我的座右铭。

父亲喜欢历史,小孩时,晚饭后都会和我们几兄弟讲述历史的人物、故事。对我们长大后的胸襟、处事肯定都有帮助。而令我印象最深的事是在父亲离世前几天,当他头脑仍清醒时,仍在手执的《唐诗三百首》一书上写下注释、心得。令我深深领会到“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治学态度。

成都商报:梁先生生前看《唐诗三百首》并写下心得。看来梁先生读书时喜欢做一些注释,请问这些读书手记还有保留么?或者会不会出版呢?

陈心宇:有些读书的手记,他的学生正帮忙整理,但只是老人家看书时偶有所感写下的评语,没什么系统性,不一定出书。但有些随笔整理后,有机会的话会考虑出书。

成都商报:梁先生会不会跟子女分享自己的小说或者是讨论小说人物?

陈心宇:偶尔会和他讨论书中的人物,但没有特定哪一位。只是讨论人物所反映的现世价值观,比如说是否太伟大、超脱了点,与现实世界不符,读者会否难以认同等。总的来说,他是“人性善”论者,故其心中的世界是很美丽的,人的情操也很高。

父亲和金庸 曾经是同事 两位老人惺惺相惜

■父亲常提起和查先生在大公报一起工作的事,互相比较强弱是有的,但并没有什么耐人寻味之事。

成都商报:现如今,我们传统意义上的武侠文学四大家(金庸、梁羽生、古龙、温瑞安)之后,感觉现在武侠文风后继乏力,作为武侠大家的后人,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您和武侠大家的后人有无联系或特别的感情?

陈心宇:与各大名家的后人并无联系。对武侠文风后继乏力,我个人认为是时代演进的必然现象。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及之前,大众娱乐的媒介是报纸,每日读者追看章回小说,就像今天大家追看电视连续剧一样。记得父亲多次接受访问时都提到“武侠小说是成年人的童韩式1.5分彩全天计划话”,但现在武侠小说给予大众娱乐的功能大大退减,余下可能是只能满足小众兴趣的文学价值。没有市场便自然后继无人。我对这个现象是颇悲观的。当然这可能只限于武侠、推理小说等具有娱乐性的作品,前两年网络文学如《明朝那些事儿》成为畅销书,就证明还是有很多人喜爱读书的。

成都商报:梁先生最精道之处在于对联上的造诣,能否给我们一些具体的例子?

陈心宇:父亲对联的造诣在学术上的地位确实比武侠小说高。他于对联的研究可看其著作《名联观止》,他个人对这套书非常重视。我个人非常喜欢他为自己写的挽联:“笑看云霄飘一羽,曾经沧海慨平生”,如今这对联刻于他的墓碑上。

成都商报:梁先生和金庸先生是曾经的同事,同为新派武侠小说的两大宗师,据您了解,两人之间的关系怎样,有没有比较耐人寻味的故事?

陈心宇:父亲和查先生关系可以说是惺惺相惜。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时由于历史、政治的问题没有见面,但他常提起和查先生在大公报一起工作的事。互相比较强弱是有的,但并无外界所说的有什么耐人寻味之事。

喜欢看电影 陪父亲看最后一部电影:《卧虎藏龙》

■这部影片是我和父亲最后一次去电影院一起看的电影。由于他很喜欢这部电影,故硬拉了我陪他去。

成都商报:您非常喜欢看影碟,最近在看什么片子?对中国武侠电影和导演的看法如何?

陈心宇:我看影碟的种类很杂,中、英、美、日的电影、电视连续剧都爱看。前些年爱看历史剧:《雍正皇朝》《大宅门》等,但近年好像没有什么好的历史剧,而且商业味太浓了。中国的武侠电影,我比较喜欢李安的《卧虎藏龙》(这部影片也是我和父亲最后一次去电影院一起看的电影,由于他很喜欢这部电影,故硬拉了我陪他一起去影院再看了一次)。

在《卧虎藏龙》后,中国多了很多武侠电影,但我觉得它们都太倚赖特技及好莱坞式的场面处理,忽略了故事情节及人与人关系的描写。我个人近期喜欢的电影是《非诚勿扰》,而最喜欢的是张艺谋的《活着》。呵呵,都是葛优主演的,他演小人物的角色很出色。

我喜欢看影韩式1.5分彩开奖记录片也可能受父亲影响,值得一提的是他到澳大利亚后,租看国内的电视连续剧是他的主要娱乐。他看完一部电视连续剧后,有不满意的地方就利用录像机剪接编辑好了,再借给朋友看!

成都商报:这个能不能再多给大家分享一点,比如是剪的哪一部戏,为什么剪。感觉老先生很有意思。

陈心宇:要说哪一部片,对制作人很不礼貌。总的来说,电视连续剧因为要卖钱的关系,某些段落太长,故剪掉。偶尔也在段落的前后铺排上整理一下。大概是他,以往做编辑做惯了。

成都商报:您说到和父亲一起看的最后一部电影是《卧虎藏龙》,他对这部影片是如何评价的?

陈心宇:他很喜欢此片,是因为感兴趣于女主角玉娇龙内心世界的描写,她与自己心魔斗争,而后自杀。他不是看此片的武打场面,而是看其表达人的内心世界。

首度谈家人

母亲已八十多岁两个弟弟在国外

■母亲已八十多岁,她的身体比很多年轻过她的人还要好。二弟在美国居住,三弟则在澳大利亚,生活还可以。

成都商报:您的其他两位兄弟目前生活情况如何?还有您的母亲,目前身体情况怎么样?

陈心宇:母亲已八十多岁,但可能澳大利亚环境空气好,她的身体比很多年轻过她的人还要好。二弟在美国居住,三弟则在澳洲,生活还可以。

成都商报:您如愿回到你的故乡广西蒙山了吗?对故乡,您有怎样的眷恋和感受。

陈心宇:毕竟我并非在蒙山出生,没有什么深刻的回忆。但确实有去看看父亲及家族历史足迹的好奇心。但近年工作太忙,恐怕要退休后才有机会了。

成都商报:我们希望能知晓您目前所从事的工作中,比较有意思的故事。

陈心宇:我现在的工作主要是替公司研究企业发展策略。工作近三十年,觉得最有意思的现象是内地企业,比香港、甚至欧洲的企业更勇于接受营销、工商管理、财务的新思维,并能够灵活运用———相信是在这方面没有历史包袱的关系。

成都商报:能给我们介绍一些您的个人爱好吗?比如您喜欢的饮食、听什么音乐、看什么展览等等。
韩式1.5分彩
陈心宇:我喜欢静态活动。青年时在欧洲,喜欢看古堡、历史博物馆,看希腊、意大利的废墟古迹等,寻幽访胜。出来工作后,拿不到太长的假期,偶尔到日本或澳洲比较偏僻的山区,看看书,静静地思考,吃海鲜(我喜欢吃海鲜)。

梁羽生长子:

不喜欢沾父亲的光多年好友不知其身份

陈心宇的英文名为“samuel”,一个很低调的人,不喜欢在人前提父亲的名字来炫耀自己的身份,就连与他共事多年的好友也不知道他是梁羽生的儿子。直到后来知晓梁羽生的身份,众人才又惊又喜。

梁羽生原名陈文统,在华人世界里,他是无人不晓的武侠文学大师,公认的新派武侠小说开山鼻祖,因其古今贯通、雅俗共赏的风格及故事中的侠骨柔情色彩,很多作品都被搬上了荧幕。2009年1月22日,梁羽生在悉尼病逝,但他的《萍踪侠影》、《白发魔女传》、《七剑下天山》等作品里众多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永远留在武侠迷心中。

梁羽生共有三个儿子,陈心宇是梁羽生的长子。据悉,陈心宇不仅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普通话,亦能看懂日语,有意思的是,他更是一个持牌会计师、考取了法律硕士的学位,曾在多家上市公司任职审计师及重要职位。生活中,择偶标准极高。不过,父亲梁羽生也并没有过多干涉他的私人生活,在采访中,陈心宇也并不愿将自己的私生活透露给媒体。

梁羽生早前移居悉尼,陈心宇却没选择继续留在悉尼,而是选择回香港工作,“与香港相比,悉尼的生活主调太悠闲,太单调。我还是喜欢香港,毕竟这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与朋友谈到照顾父亲的问题上,陈心宇显得很惭愧,之前梁羽生离开香港时,将香港的所有物业都沽了出去,陈心宇回香港重新发展,因房屋居住面积并不宽敞,加之自己喜欢看录像,所有的空间都被各类影碟占据了,所以,每次父母来香港,都住在酒店。

希望独自回广西老家走走

由于梁羽生处世低调,生性淡泊,世人对他的家庭生活是知之甚少。梁羽生32岁才与其妻林萃如相识,俩人相亲相爱,白头偕老,成为文坛佳话。梁羽生总喜欢对别人说,他的夫人是他的护士、公关、会计和秘书,一份情深溢于言表。

梁羽生是广西蒙山人,问及陈心宇对广西的印象,他显得很陌生。但也坦言,父亲很喜欢回老家,因为每次回去都……亦感劳累,苦不堪言!陈心宇说,他希望有一天,能独自回家乡一趟,没有前呼后拥,没有摄像头跟踪,一个人,静静地行走在家乡的一山一水间。

相对于广西蒙山,陈心宇对母亲林萃如的家乡则是再熟悉不过了。澳门与香港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船程,这块弹丸之地,是他母亲的出生地。他每次来珠海,都喜欢住在与拱北口岸只有几步之遥的金叶酒店,虽然金叶酒店并不十分豪华,但因其可近望澳门,且处在珠海的繁华地带,可以尽情地逛街淘碟,所以,成了陈心宇的最爱。

书卷之气延自梁羽生

陈心宇滴酒不沾,却酷爱喝可乐。见过他的人,都觉得望其眉宇间锁着一股书卷之气,并深觉这股书卷气就是来自梁羽生!不过,陈心宇实在是位性情中人,2007年5月他到珠海会友,聊到兴致处还是忍不住连喝了三杯白酒!三杯酒下肚后,他感慨地说:“很多人只知道父亲是武侠文学大师,却不知道,父亲真正的造诣在对联上。父亲这次回香港,北京方面就派了专人来记录整理,想尽可能地把父亲对一些难解之联的诠释和精妙之联记下来。”

看过梁羽生作品的人都知道,梁羽生的小说回目都是对联来诠释的,比如:剑胆琴心,似喜似嗔同命鸟:雪泥鸿爪,亦真亦幻异乡人。生死茫茫,侠骨柔情埋瀚海;恩仇了了,英雄儿女隐天山(摘自《七剑下天山》)。这些,无不显示了梁羽生深厚的楹联功底!

梁羽生1924年3月22日出身于世代书香之家,家庭的熏陶使他从小便对古典文学产生浓厚的兴趣,著有《名联观止》。梁羽生酷爱下棋,围棋和象棋水平都不错,除了小说、诗词,棋评也写得很妙。

提到父亲小说版权就头疼

谈到读者较为关心的梁羽生小说版权问题,陈心宇3月18日晚在短信中回复成都商报记者,目前梁羽生的作品版权(纸本版和电子书版权)已交给新的出版社接手办理,电子书在iPhone和iPad上均可买到。而由于纸质版本因之前的出版社拖欠版税及侵权,现正和他们打官司,很头疼,所以拖延了出版计划。而对未来版权的安排,陈心宇透露,希望先发行受读者欢迎的几套,比如《白发魔女传》(新版)《七剑下天山》(新版)。

梁羽生和金庸是曾经的同事,同为新派武侠小说的两大宗师,梁羽生比金庸早两年涉足武侠小说,世人对他俩有“一时瑜亮,难分伯仲”之评。在陈心宇看来,任凭世人如何揣度,梁羽生和金庸在不同的场合都表示过他俩是好朋友。为此,陈心宇说,“父亲和金庸一直保持着亲密的联系,两位老人是惺惺相惜,英雄重英雄。”

成都商报记者 谢礼恒

明日预告:成都商报独家专访古龙儿子

自古龙去世后,他的三个儿子就发生了争夺遗产的报道,随后又团结在一起建立了“古龙著作管理发展委员会”。为了找到古龙之子,成都商报记者先后从多家杂志、出版社以及古龙著作管理发展委员会打听,历时近一个月后终于辗转联系到远在台北的古龙大儿子郑小龙。

郑小龙,1967年出生,为古龙在求学时代与同居女友郑月霞所生,郑小龙也是唯一一名真正从事武术工作的武侠小说名家的后人。在采访中得知,作为古龙的私生子,郑小龙在6岁时,父亲便离他和母亲而去。

古龙的三个儿子现在生活得如何?明日,成都商报将为读者还原古龙在儿子郑小龙心目中的真实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