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文化散论 >


孔融的小梨藏着什么阴谋?
西羌笛韵

孔融的脑袋成天摇得像个拨浪鼓,自以为含着金钥匙出生就可以看不起别人。谁能想到,这样的性格害了他的性命。

孔融以高尚的名义吃了颗大梨,谁成想吞下的却是自酿的苦果。

有幸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孔融自幼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听说只有两岁半就上了幼儿园。孔家的早教搞得比较好,孔融绝对是个应试教育下的早熟儿。才4岁,说起谎话张口就来,绝不会良心发现后心虚脸红。俺有一个体会,大凡说话口若悬河的人可能是背熟了教案,更有可能是说谎成了习惯。

关于孔融,大家最熟悉的就是让梨的故事,教课书上一般认为是一个绝佳的道德教育故事。《三字经》里说:融四岁,能让梨,弟于长,宜先知。可俺认为,这个故事实在坑爹。对于一个4岁的孩子而言,想吃颗大梨才是人的本性。

咱先看看《世说新语笺疏》里怎么说:孔融,字文举,东汉曲阜人也。孔子二十世孙,泰山都尉孔宙次子。融七岁时,某月某日,值祖父六十寿诞,宾客盈门。一盘酥梨,置于寿台之上,母令融分之。融遂按长幼次序而分,各得其所,唯己所得甚小。父奇之,问曰:他人得梨巨,唯己独小,何故?融从容对曰:树有高低,人有老幼,尊老敬长,为人之道也!父大喜。

民间的白话传说版本各不相同,可结尾基本类似孔融回答“因为我年龄最小,所以吃最小的梨”。现实的情况会怎样?当然是孔融的妈妈给这个懂事的乖宝宝吃颗大梨。在这里,俺提出一个幼稚的问题,孔融凭什么能吃大梨?回答是“以高尚的名义”。难道年仅4岁的孔融就有这样深的心机?当然不是。无非是家庭环境从小“润物细无声”的影响罢了。可恶的不是孔融的行为,要命的是“分果果”的人不讲规则。

“分果果”也要讲政治。不管论资排辈也好,论学历职称也好,按功劳大小也罢,只要有规矩就有平衡利益的可能。如果“以高尚的名义韩式1.5分彩全天计划”分果果,显然只能鼓励说谎。总能“以高尚的名义”吃到大梨的人,就像今天有些靠“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发了大财的人一样,只会自夸自己的脑子好,绝不会感谢上面的政策好。

是鼓励诚实劳动,还是巧取豪夺?孔融的父母亲显然拎不清。或许他们的本意是让孩子做一个道德君子,结果却适得其反。儒家一向自诩“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可他们不明白“分果果”是一种政治艺术。从某种意义上说,管理家庭的能力就是执政的能力。说来也是,作为一家之长与一国之君同样很难。大梨在任何时候都是稀缺资源,到底该怎么分?家长与国君往往依靠同样的办法,以高尚的名义压制分不到大梨的人。反过来讲,做子民的人也会选择孔融的手段,以高尚的名义吃颗大梨。于是,一个我们不愿看到的现象出现了:从上到下充斥着温情的独裁和恭顺的欺骗。东汉难道不是这样败亡的?败亡的又岂止一个东汉!

管它呢,孔融不关心这些破事。他关心的是自己一辈子吃大梨的大事。靠着他的小聪明,孔融终于从家庭混到朝廷去分果果了。可遇到满脑子大智慧的曹操,他的“分果果”梦终于破灭了。不是曹操不仗义,实在是孔融忘了自己姓啥。孔融的一生都与自己的领导相处不好。不知孔融是否这样想过:如果一生只遇到一个领导“不对付”,这个领导可能是王七蛋的兄弟,可所有的领导都不对付呢?

在遇到曹操之前,孔融吃大梨一直吃的顺风顺水,谁让人家掌握了“以高尚的名义吃颗大梨”的武功秘笈呢?更何况人家还顶着一个孔子后人的护身符。可别说,这个护身符还真管用。大将军何进那可是皇亲国戚,被孔融弹劾了还得想办法提拔他。七仙女的儿子董卓不同于何进,狠狠心把孔融派到黄巾军最为猖獗的北海国(今山东寿光)为相。董卓的狠毒在于借刀杀人。第一把刀是黄巾军将领张饶的刀,徒有虚名的孔融露怯了。讨伐黄巾军战败,只得向刘备呼叫:看在党国的份上拉兄弟一把。在北海国相任上,孔融“讨逆”无方,可在对待下属和百姓上,却不小心暴露了他的酷吏嘴脸。他以不孝的罪名杀人,最终得到了现世报。

建安元年(196年)是孔融的伤心年,有一个人抢走了他的大梨。这一年袁绍的儿子袁谭攻击北海,孔融抛弃妻子逃跑了,可他的老婆和两个儿子却被杀害。这幕惨剧多年后再度重演,难道是孔融逃不脱的宿命?

看来,孔融真没吃大梨的命。曹操迎汉献帝建都许昌后,征孔融为将作大匠,升任少府,后被封为太中大夫。孔融也迎娶了一房媳妇,自然也有了两个儿子。可孔融放着安乐日子不过,又和曹操杠上了。人家曹丕娶了甄妃,他偏讽刺说:“武王伐纣,以妲己赐周公”。曹操却很谦虚,便问“出何经典”?孔融却不负责任地说:“以今度之,想当然耳。”东吴来了使臣,他也在酒桌上说曹操的坏话。不知孔融是否记得,就在不久前,是谁在一首六言诗里吟到“瞻望关东可哀,梦想曹公归来。”如今无非是埋怨曹操给他的梨不够大。

酒是个坏东西,喝多了使人乱性。曹操决计要发起一场戒酒运动,并正式下发了文件。可孔融却到处发牢骚:也有因妇人失天下的,何以不禁婚姻?想必曹操很郁闷,怎么遇到了这样一个大杠头。

孔融终于落到曹操手里,有人告发他不孝。证据就是多年前和祢衡一起喝醉酒后胡说。由于少儿不宜,俺还是引用文言文:“父之于子,当有何亲?论其本意,实为情欲发耳;子之于母,亦复奚为?譬如物寄瓶中,出则离矣。”一个标榜孝道的人,怎么说出了这样的胡话?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孔融“装”的时间太长,造成了严重的精神分裂。“装”,可能并不符合他的本性。失去耐心的孔融终于暴露了真性情,他在《临终诗》里总结并预言了自己的人生:言多令事败,器漏苦不密。河溃蚁孔端,山坏由猿穴。涓涓江汉流,天窗通冥室……建安13年(公元208年)8月,孔融被杀,老婆孩子同时遇害,时年55岁。

最了解孔融的还是曹丕,在孔融死后还给他一颗大梨。对于“建安七子”之一的孔融,曹丕有自己的理解,他在《典论?论文》里称孔融的文章:“体气高妙,有过人者。然不能持论,理不胜词韩式1.5分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