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原创评论 >


一神教(2):摩西是埃及人
摩西是个埃及名字,是小孩的意思。《旧约》说摩西是犹太人,出生以后其母将其至于箱中放到河里,被法老的女儿救起来养大成人。弗洛伊德是现代精神分析科学鼻祖,他在《摩西与一神教》一书中,分析了许多同一模式的古老传说,都是王帝的儿子遇难被穷人救起抚养成人,没有奴隶儿子被王室救起来抚养成人的,只有摩西是一个特例,而且,不符合精神分析逻辑。弗洛伊德因此认为摩西实际上是埃及贵族的儿子。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必须了解西方和中国社会对血缘观念的差异。

我看电影《佐罗》的时候,就对佐罗的仇敌养育佐罗女儿的情节大惑不解。从中国传统来说,养育敌人的儿女可以是一种无缘大慈,是善举,而《佐罗》电影中却是一种复仇。原来,西方奴隶制文明强盛,奴隶制罗马帝国到公元三世纪才结束,而中国在公元前一千多年就已经进入封建社会,公元前221年秦同一以后中国就去除封建制,实行郡县制。而西方奴隶制做为奴役异族的制度直至1863年美国南北战争以后才成为非法制度。中国三千年以来都是以血缘为纽带的宗法社会,而西方血缘观念非常淡泊,原因是奴隶制。如美国总统杰斐逊与其奴隶通奸生儿育女,这样的父子关系就成为一种财产关系,奴隶是奴隶主的财产,奴隶生的儿女还是奴隶主的财产。所以,西方一直到罗马帝国的习俗,都是生出来的儿女不自动成为宗嗣后裔,不自动成为家庭一员。婴儿出生以后,助产婆把婴儿放在地上,其父亲看一眼,如果不喜欢,就将婴儿遗弃,如果喜欢,就把婴儿拿起来。把婴儿拿起来是一个确认婴儿为家庭成员的关键一步。“拿起来”这个动词在英语中是“raise”,婴儿被“raise”才成为社会一员,否则就被遗弃(expose)。开始学英语的时候,看到常见的抚养用“raise”而不是“nurture”,觉得很别扭,好像毫无联系,但是,如果了解西方婴儿不自动成为社会或家庭成员之一韩式1.5分彩而需要有人raise他,即结束expose他,那么raise做为抚养来讲就顺理成章了。基督教说上帝把灵魂接入天堂用的也是“raise”一词,是接纳一员进入一个家庭的关键词。古罗马时期“raise”婴儿以后,一直到婴儿成长成人,儿女都是其夫的财产,父亲可以用家法处死儿子,也可以在剥夺其财产继承权,即儿子被“raise”为家庭一员以后,也还是家庭财产,直至父亲死后儿子继承了家产,才成为奴隶社会的“人”。所以,古罗马弑父是常有的事情。古罗马共和有上院,贵族家族只能派一个家庭成员做为上院议员,所以,不是所有贵族的子孙都有机会成为上院议员,而且,决定权在其父亲,没能被父亲指派为议员也是弑父动机之一。西方奴隶制是一种族压迫制度,如美国奴隶制是白人压迫黑人的制度。古时候打败敌对部落或种族,就把其男人抓来做奴隶,把其女人抓来做妻子,所以,奴隶和妻子都是财产。财产生的婴儿还是财产。佐罗的仇敌把佐罗的女儿抢走是抢财产,是报仇。初读弗洛伊德精神分析,每每看到恋母情结,恋母情结在弗洛伊德精神分析中是非常基础的推理依据,我们中国人读起来往往会觉得建立在恋母情结基础上的精神分析是牵强附会无稽之谈,但那是西方社会的精神常态,因为父子之间是财产关系,而不是血缘关系。这在古罗马古希腊神话中也一样,神话反映了社会心理,恋母情结在西方文化中是司空见惯,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凤毛麟角。

这里顺便说中西方姓隐含的观念的区别。中国姓氏的社会观念是血缘关系。婚嫁不改姓,保留祖上血缘的记忆。西方女方嫁到男人家,就改男方姓,这样,祖上血缘关系记忆就淡化了。女方改男方姓,即姓不代表男方血缘记忆。实际上,西方姓氏没有延承血缘记忆的功能,姓是财产隶属记号。女人是财产,嫁到男方,就打上男方记号,有如农家将牛羊烙上自己的姓名一样。所以,西方的姓不是血缘关系记号,而是财产关系记号。如《货币战争》中著名的罗思柴尔德家族,罗思柴尔德这个姓在德语中是“红盾”的意思,是银行商号。银行是资产,是财产。罗思柴韩式1.5分彩开奖记录尔德家族开银行发家了,就把银行商号做为自己的姓。西方姓是财产关系而非血缘关系。我初到海外受到的文化冲击之一,就是西方姓多名少。在中国,同姓很普遍,同名比较稀少。而西方人正好相反,同名的比比皆是,而同姓的却很稀少。一个公司上百号人来来去去就是十二门徒的十二个名字,却可能找不到一个同姓的人。不单止女人嫁到男方随男方姓,仆人,甚至奴隶,都可以随男主人姓,因为他们都是男主人的财产。可以想见,如果儿子和仆人一样都随男主人姓,而且,父亲要raise他才接纳其为家庭一员,如果不raise他他就会被expose,那么他肯定会恨其父亲,必然产生恋母情结。

好了,穷人可能因为穷养不起子女而遗弃婴儿,富贵人家,尤其是王室,何以也遗弃婴儿呢?富人遗弃,主要是财产继承权问题。古西方贵族弃婴,是因为怕自己的封地分封给过多的儿子而财富越来越分散,势力也就越来越弱。汉朝有推恩令,就是允许诸候王分封自己的属地给子孙,使得诸候封地越分封越多越分封越小,以此消弱诸侯王势力,加强中央集权。古埃及、古希腊、古罗马贵族都怕子孙太多,分封太多,消弱自己的势力。所以贵族弃婴现象很普遍。由此有了不成文法,新生婴儿没人raise就自动遗弃(expose)。也就是说,王室为了维持自身势力的强大,必须计划生育,节制子嗣数量。贵族没有子嗣,可以再娶妻妾,而穷人没有子嗣,无钱多娶妻妾,只有raise 别人exposed 婴儿。所以,贵族遗弃婴儿被穷人抚养成人的多,而穷人遗弃的婴儿被贵族抚养的少。这就是弗洛伊德从大量传说中找出的规律,这就是弗洛伊德质疑摩西是奴隶的婴儿被王室抚养成人的记载的原因。那么,是什么原因富人会抚养他人的婴儿呢?一般是贵族妇女不舍得自己婴儿被遗弃,而且已经知道丈夫会遗弃自己新生婴儿(宫廷之内,这种事情都是可以预料得到的),暗中指示别人raise 自己exposed 的婴儿。这是恋母情结的坚实社会现象。摩西被法老女儿从河里捞起来抚养,应该是埃及某贵族遗弃其婴儿,而该贵族的妻子和法老女儿有深交,要她代为抚养。否则,一个婴儿被扔到河里,怎么能那么巧被深宫里的公主跑到河边捞起来呢?
这是弗洛伊德推论摩西是埃及人而非犹太人的论据之一,即奴隶婴儿被王室当成王子来抚养根本不可能。摩西是埃及人没有精神分析的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