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原创评论 >


[灌水]想到那个大雪纷飞的夜晚
人总是在春天里编造浪漫,比如彼岸花,比如漂流瓶,然后在一个枯燥的夏天里尽享这些虚构和荒诞。只有冬天最贴近现实,它让我透过白雪,照见自己的空洞。风,吹乱了树影,吹乱了荒郊的野草和我的头发。一朵小花在树影下艰难地开放,蝴蝶无处安身,小鸟艰难地翻飞,而后躲在一堵荒废的土屋内,靠在断垣上,期待风的停息。

而那朵小花依旧颤抖,也许它开得没有理由,也不是季节。——写在最前面

1·Perhaps Love

红灯,停在了等候线前。夜空背景下的建筑物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金色光芒,轮廓边流动的彩色霓虹像一场正在下落的烟花雨。才发现这城市原来已经如此繁华了,即使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也依然可以将夜空点亮。

我想,或许你也住在这个城市的某一个地方,与我淋同一场雨,同时静静地关注着这个城市一点一滴的变化,每次想到这里,我的嘴角就忍不住抽动,用手背挥去眼泪。

是月夜,旧地重游。晚上的校园里灯光已经有些暗了,教学楼和曾经的花园都进行了大幅度地翻修。走过的时候,模模糊糊地回忆起一些以前古朴的样子。在教三楼前,我站在那棵曾与我聊了很久家常的大树面前,又一次发呆了很久。

我与朋友走上了通向操场的空中走廊,下楼梯的时候他介绍说这里也变了好多,曾经郁郁葱葱的林荫道,漆皮干裂的墨绿色长椅都消失了。然后,他轻轻地说了一句,物是人非。我点点头。

在一个城市里住得久了,对付起长夜也变的得心应手。同你一样,每一次当我在操场上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就会想到那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又该说些什么呢,在这样深邃而安静的时刻。

一个人坐在高处的裁判席上,好像又跨越了青春年华看见了美好的自己,在暖色夕光下被描边的侧脸轮廓,胸膛鼓满风的白衬衫,眼神温柔而专注地面向着某一个人的方向,然后在人潮中扬起了孤零零的告别的手。

多年过去了,原来我依然留在这里,依然喜欢那些在自习室窗口独自打盹和傍晚饶着操场独自跑步的人,而你又去了哪里呢?

或许不说,就没有人会知道,其实当我再次走过教学楼前的花树时,心中所想到的,并不是人生若只初见。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

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我知道我会想念你,然后又是一个夜晚。

2·Lunar Dream

在汉口的酒店里,窗外海豚形状的露天泳池被月光点亮,半夜睡不着就在游泳池边和朋友闲聊,来送酒的服务生轻轻哼着马来语的歌,有潜在水下的朋友探出头来说,唱首英文歌吧。服务生把酒放稳后,非常大方,张口就是sameside of the moon,那歌声就着异地的月色,萦绕在耳边。

不论在世界上的哪一个角落,再远,只要想想和你看到的是月亮的同一边,就觉得你一直在我的身边。

毕业了的那年冬天,我被车剐到,右手的手面有一块肉被掀翻,你轻轻问我,没事吗,我点点头,给你看了看只是有些脏了的左手。然后到隔壁的大学中处于地下的露天餐厅洗手,随便敷衍了伤口,教学楼里一直放着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踏上台阶的时候,仰面又看见你站在月光下注视着我,这一幕是深刻的记忆,那道伤疤一直留到现在。

冬天的时候逃课住在汉口沿江的酒店,夜里醒过来,到一楼大厅的小卖部买泡面和冰棍。独自往花园的深处走了走,一直到没有路灯的时候,才意识到四下早已没有人,风吹得有些紧,也不害怕,月光擦亮了远处山坡上的明朗星空,我知道你在陪着我。

在汉口的最后一天,天空晴了又阴,雨水反反复复。渐渐入了夜,漆黑的高速公路上隐约可以看见远处沉默无声的山脉。那些苍翠的植物还有稀稀落落的路灯都随着天色黯淡了下去。深夜赶路回新加坡,整个人太疲倦,一直处在半睡半醒的模糊意识中。你又站在月光下,向我轻轻挥手。

你的爱就好像黑暗中的一抹月光,无法握在手上,却静静地陪我走了这么久,成为藏在心中而无法同别人诉说的永远。

我想就算有一天,那些曾经的夜,都被时光吹成了灰,还会剩下那片属于你的月光,不变地悬在我的心上。

3·together when

暑假里的某一天凌晨,洗澡的时候忽然下了罕见的暴雨,踩着凉拖,趟着楼下路角的积水,离开了北京。路途中经过的陡山大桥,仿佛一个长长的摇篮,湮没在连绵起伏的山脉中。

开到山东的时候忽然放晴,日光把空中密布的云拨开,露一个小的缝隙。有时候我会有一种冲动,就是在这样的良辰中,把自己这颗灰蒙蒙的心也随着风迎着风丢进黄河。

雨后金色的高速公路上,疾行的车辆宛如一颗流星,穿越了身边沉默着的高山与白云。忍不住这样地回想,云守着山,年复一年,却也从未说过些什么。即使曾经在公交车上听人说,爱情的梦,总是一转眼就醒了。

假期里的大部分时间,我都留在了杭州,白日里的异乡游客仿佛都被曝晒的天气蒸发干,在凌晨时分全部消失。两点半,耐着闷热,在空旷的湖边沿着街角的路灯独自低着头走路,挥汗如雨,一个人走路,也不觉彷徨,从哪里开始,又要走到哪里才算结束,全由自己决定。

每一次坐在西湖边的木椅上,总是独自发呆很久。即使垂下的杨柳随着风轻轻抚动湖面的波纹,我的思绪依然没有飘走。从清晨坐到午后,又从午后坐到夜晚,从歌舞升平到对岸的灯火渐渐落幕,远处水中飘凌的纸鹤,乘着水波渐渐浮了过来,它又在为谁喜与忧呢。

关于这座湖的故事,并没有如预言的那般水干塔倒,爱情最后才能够被成全。最后的结局只是,一个人静静地守在另一个人的身边,即使从此不再见面。

爱你,并不分辨何时何地,或许也曾吹过同一阵风。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池平滑如镜的湖水,我也如此。那些过往的红木宫阙,白玉庭院,早已沉溺于烟雨朦胧,你总是独自出现,又独自消失,从不呼朋引伴,也不点缀任何翡翠珠钗,在湖面绫罗起舞,身影婀娜,远处天际飘落的桂花瓣,如雪絮一般在空中乱飞。

而此时的我,多想牵你的手。

多希望自己的心,能够大得像一个飞机场,但它却仿佛只是一个小号的试用装,总是塞一点就满了。每一次当我窥探心底,都会微笑着期待你的出现,再微笑地看着你消失。

我的心脏成为你栖息的岛屿,你独自生存在那里的某一片森林湿地,虽然我并不知道那个具体的地点,也没有再见过你,但是我知道你在那里,并且无比确定。

或许我们可以成为那种一辈子的朋友,如果你依然不愿意,那也没有关系,我不会等你,只是陪你,就让这段关系也无风雨也无晴,就让我默默地看你呼吸,看你幸福,然后看你老去。

当你站在原地开始回忆,当你释放那些小情绪和不如意,当你想念去世的母亲而颤抖的时候,即使暮色再深沉,雪花再纷飞,我都会全力以赴地为你把坏天气的布幔收起,让晴天抚慰你的每一岁年华。

我都会一直留在你的身边,不怀疑,不转身。

写在最后:我在这个情节里扮演成你们所歌唱的那个人,我便拥有了一种幸福的感觉。你们也不会因为缺少愉悦而感到孤寂。正如我抱着一抱盛开的野花,忽然站在你们悲秋的教室里,所有的惊诧让我们瞬间找回了已经遗失了的欢心和温暖。

就像一辆推着天真嬉笑的孩童的童车,经过一群表情漠然的人群,他们的脸上也会绽放出一丝阳光般的笑容http://cronf.org。

别再在遥望中茫然了吧,静下来回到一个细节,那里会有你以为失去了的花香在静静地等你。我们背离芳香并不是太久太远。

人总是在春天里编造浪漫,比如彼岸花,比如漂流瓶,然后在一个枯燥的夏天里尽享这些虚构和荒诞。只有冬天最贴近现实,它让我透过白雪,照见自己的空洞。风,吹乱了树影,吹乱了荒郊的野草和我的头发。一朵小花在树影下艰难地开放,蝴蝶无处安身,小鸟艰难地翻飞,而后躲在一堵荒废的土屋内,靠在断垣上,期待风的停息。

而那朵小花依旧颤抖,也许它开得没有理由,也不是季节。——写在最前面

1·Perhaps Love

红灯,停在了等候线前。夜空背景下的建筑物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金色光芒,轮廓边流动的彩色霓虹像一场正在下落的烟花雨。才发现这城市原来已经如此繁华了,即使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也依然可以将夜空点亮。

我想,或许你也住在这个城市的某一个地方,与我淋同一场雨,同时静静地关注着这个城市一点一滴的变化,每次想到这里,我的嘴角就忍不住抽动,用手背挥去眼泪。

是月夜,旧地重游。晚上的校园里灯光已经有些暗了,教学楼和曾经的花园都进行了大幅度地翻修。走过的时候,模模糊糊地回忆起一些以前古朴的样子。在教三楼前,我站在那棵曾与我聊了很久家常的大树面前,又一次发呆了很久。

我与朋友走上了通向操场的空中走廊,下楼梯的时候他介绍说这里也变了好多,曾经郁郁葱葱的林荫道,漆皮干裂的墨绿色长椅都消失了。然后,他轻轻地说了一句,物是人非。我点点头。

在一个城市里住得久了,对付起长夜也变的得心应手。同你一样,每一次当我在操场上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就会想到那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又该说些什么呢,在这样深邃而安静的时刻。

一个人坐在高处的裁判席上,好像又跨越了青春年华看见了美好的自己,在暖色夕光下被描边的侧脸轮廓,胸膛鼓满风的白衬衫,眼神温柔而专注地面向着某一个人的方向,然后在人潮中扬起了孤零零的告别的手http://akhit.org。

多年过去了,原来我依然留在这里,依然喜欢那些在自习室窗口独自打盹和傍晚饶着操场独自跑步的人,而你又去了哪里呢?

或许不说,就没有人会知道,其实当我再次走过教学楼前的花树时,心中所想到的,并不是人生若只初见。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

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我知道我会想念你,然后又是一个夜晚。

2·Lunar Dream

在汉口的酒店里,窗外海豚形状的露天泳池被月光点亮,半夜睡不着就在游泳池边和朋友闲聊,来送酒的服务生轻轻哼着马来语的歌,有潜在水下的朋友探出头来说,唱首英文歌吧。服务生把酒放稳后,非常大方,张口就是sameside of the moon,那歌声就着异地的月色,萦绕在耳边。

不论在世界上的哪一个角落,再远,只要想想和你看到的是月亮的同一边,就觉得你一韩式1.5分彩开奖记录直在我的身边。

毕业了的那年冬天,我被车剐到,右手的手面有一块肉被掀翻,你轻轻问我,没事吗,我点点头,给你看了看只是有些脏了的左手。然后到隔壁的大学中处于地下的露天餐厅洗手,随便敷衍了伤口,教学楼里一直放着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踏上台阶的时候,仰面又看见你站在月光下注视着我,这一幕是深刻的记忆,那道伤疤一直留到现在。

冬天的时候逃课住在汉口沿江的酒店,夜里醒过来,到一楼大厅的小卖部买泡面和冰棍。独自往花园的深处走了走,一直到没有路灯的时候,才意识到四下早已没有人,风吹得有些紧,也不害怕,月光擦亮了远处山坡上的明朗星空,我知道你在陪着我。

在汉口的最后一天,天空晴了又阴,雨水反反复复。渐渐入了夜,漆黑的高速公路上隐约可以看见远处沉默无声的山脉。那些苍翠的植物还有稀稀落落的路灯都随着天色黯淡了下去。深夜赶路回新加坡,整个人太疲倦,一直处在半睡半醒的模糊意识中。你又站在月光下,向我轻轻挥手。

你的爱就好像黑暗中的一抹月光,无法握在手上,却静静地陪我走了这么久,成为藏在心中而无法同别人诉说的永远。

我想就算有一天,那些曾经的夜,都被时光吹成了灰,还会剩下那片属于你的月光,不变地悬在我的心上。

3·together when

暑假里的某一天凌晨,洗澡的时候忽然下了罕见的暴雨,踩着凉拖,趟着楼下路角的积水,离开了北京。路途中经过的陡山大桥,仿佛一个长长的摇篮,湮没在连绵起伏的山脉中。

开到山东的时候忽然放晴,日光把空中密布的云拨开,露一个小的缝隙。有时候我会有一种冲动,就是在这样的良辰中,把自己这颗灰蒙蒙的心也随着风迎着风丢进黄河。

雨后金色的高速公路上,疾行的车辆宛如一颗流星,穿越了身边沉默着的高山与白云。忍不住这样地回想,云守着山,年复一年,却也从未说过些什么。即使曾经在公交车上听人说,爱情的梦,总是一转眼就醒了。

假韩式1.5分彩期里的大部分时间,我都留在了杭州,白日里的异乡游客仿佛都被曝晒的天气蒸发干,在凌晨时分全部消失。两点半,耐着闷热,在空旷的湖边沿着街角的路灯独自低着头走路,挥汗如雨,一个人走路,也不觉彷徨,从哪里开始,又要走到哪里才算结束,全由自己决定。

每一次坐在西湖边的木椅上,总是独自发呆很久。即使垂下的杨柳随着风轻轻抚动湖面的波纹,我的思绪依然没有飘走。从清晨坐到午后,又从午后坐到夜晚,从歌舞升平到对岸的灯火渐渐落幕,远处水中飘凌的纸鹤,乘着水波渐渐浮了过来,它又在为谁喜与忧呢。

关于这座湖的故事,并没有如预言的那般水干塔倒,爱情最后才能够被成全。最后的结局只是,一个人静静地守在另一个人的身边,即使从此不再见面。

爱你,并不分辨何时何地,或许也曾吹过同一阵风。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池平滑如镜的湖水,我也如此。那些过往的红木宫阙,白玉庭院,早已沉溺于烟雨朦胧,你总是独自出现,又独自消失,从不呼朋引伴,也不点缀任何翡翠珠钗,在湖面绫罗起舞,身影婀娜,远处天际飘落的桂花瓣,如雪絮一般在空中乱飞。

而此时的我,多想牵你的手。

多希望自己的心,能够大得像一个飞机场,但它却仿佛只是一个小号的试用装,总是塞一点就满了。每一次当我窥探心底,都会微笑着期待你的出现,再微笑地看着你消失。

我的心脏成为你栖息的岛屿,你独自生存在那里的某一片森林湿地,虽然我并不知道那个具体的地点,也没有再见过你,但是我知道你在那里,并且无比确定。

或许我们可以成为那种一辈子的朋友,如果你依然不愿意,那也没有关系,我不会等你,只是陪你,就让这段关系也无风雨也无晴,就让我默默地看你呼吸,看你幸福,然后看你老去。

当你站在原地开始回忆,当你释放那些小情绪和不如意,当你想念去世的母亲而颤抖的时候,即使暮色再深沉,雪花再纷飞,我都会全力以赴地为你把坏天气的布幔收起,让晴天抚慰你的每一岁年华。

我都会一直留在你的身边,不怀疑,不转身。

写在最后:我在这个情节里扮演成你们所歌唱的那个人,我便拥有了一种幸福的感觉。你们也不会因为缺少愉悦而感到孤寂。正如我抱着一抱盛开的野花,忽然站在你们悲秋的教室里,所有的惊诧让我们瞬间找回了已经遗失了的欢心和温暖。

就像一辆推着天真嬉笑的孩童的童车,经过一群表情漠然的人群,他们的脸上也会绽放出一丝阳光般的笑容。

别再在遥望中茫然了吧,静下来回到一个细节,那里会有你以为失去了的花香在静静地等你。我们背离芳香并不是太久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