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原创评论 >


香港作家陶杰评李光耀
1

李光耀逝世。當然,他的一生很獨裁。

但在六十年代,如果李光耀不獨裁,新加坡早就淪為越南和赤柬的高棉。

李光耀的「獨裁」,只要能壓抑左膠和赤化,美國和西方,不會太介意。所以,戴卓爾夫人最坦率,極為欣賞李光耀。

今日華文傳媒,自我審查,不敢提李國父高智商精英式的反共。

李光耀不是一個人人能接受的大家長,他不給予創作和言論自由。然而,以新加坡六七十年代的處境,He has a point。

今日新加坡華人,在寧靜不喧嘩、排隊、講法治,而且李光耀第一個主張奧巴馬應該帶美國重返亞太,足證明此君之眼光遠大。如果不是他五六十年代與英國合作,為美國守衛遠東,嚴防滲透,今日馬來半島的總書記兼國家主席,將會是陳平或陳平的兒子。

因此,評論李光耀先生功過,十分不容易。這幾天,在華人社會,甚而世界,會湧現大量瞎子摸象式、愚民式、選擇性失憶屏蔽式的「李光耀評論」,所以,說李光耀功過,更要記得歷史、地理、冷戰的全盤通識,綜覽李光耀一生的全局。

2

沒有真正的民主,但國家繁榮、人民安居樂業,可以不可以呢?當然可以,譬如李光耀治下的新加坡。

但是李光耀是全球獨一無二的產物。李光耀是一杯歷史運勢調校出來只此一家的雞尾酒。李光耀集兩千年前中國的儒家和法家、維多利亞時代以後英國的法治理性、德國的優生學和紀律於一身,而且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東西方冷戰、共產赤化亞洲的洗淬精煉,李光耀可以不給新加坡人民主,但能保持公正,李光耀的新加坡不止是一個獨特的國家,而且是一件作品。

李光耀做得到的,其他華人國家和地區,不要做夢,絕不可能做到。首先,李光耀是客家人,也是華裔,但絕對不是中國人。李光耀是劍橋出來的律師和經濟學家。劍橋也是凱恩斯的思想故鄉,因此李光耀相信政府權威的干預,但由於劍橋是一所鼓勵叛逆的學堂,李光耀天不怕地不怕,七十年代,可以在東南亞的赤禍和伊斯蘭國家的團團包圍下,像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紅海,將新加坡建成自己的理想國。

新加坡既有西方,也有東方;有法治,也有人治;有理性的制度,其中又有家長的獨裁。新加坡的淡馬錫,由李氏家族掌控,國家就是他的資產,但李光耀一家從來不滿身穿名牌,他的孫子不會在烏節路百哩時速開法拉利,而且從來不將國家資產,化為個人在加州的房地產。

這是西方文明國家的領袖可以容忍、甚至推崇,李光耀的儒家資本主義模式之處。資本主義到了東亞,如果與西方的原型不符,只有李光耀的新加坡模式,沒有其他的模式。李光耀熟知華人的 DNA,也深諳西方的價值,他一拍桌子,告訴華人:什麼你可以擁有,什麼不可以,新加坡人個個服貼,西方也沒有話講。像齊白石的名言:「學我者死」。新加坡是別人學不了的,那些說想學李光耀的,個個皆不自量。

3

李光耀故事

如果不知道新加坡如何成立,以及對李光耀其人之性格,則一切「評李」,七嘴八舌,在聲聲講要有「話語權」的華文世界,皆屬指手劃腳之瞎子摸象。

李光耀歷史故事之全局,中國不想讓其統治的蟻民知道,香港人不讀歷史兼失憶,也不知道。為什麼香港不可能有李光耀?一切要細說從頭。

李光耀是客家移民馬來的第四代,個性獨立,對中國沒有感情,他爸爸很傾慕英國,自小讓他讀殖民地的英校萊佛士書院,相當於香港的聖保羅。

李光耀昇學英國的大計,為太平洋戰爭中斷,一九四一年日軍進襲星洲,李光耀才十八歲,日軍知道,星馬華人強烈反日,所以搜捕抗日分子殘殺華人,絕不留手。

許多華人青年看了巴金、魯迅之類,除了反日,思想也跟着民國時代上海的潮流而左傾。李光耀因為不懂華文,不看中文書,年輕時沒有上這條船。

有一天,日軍將許多年輕的華人,趕上卡車,準備開到彰義的海灘鎗斃。李光耀從家裏叫出來,看見勢色不對,告訴一個日軍:可不可以回家拿件外衣?日軍說可以。李光耀回屋,從後窗溜走。

不是這個日軍大意而高抬貴手,就沒有了李光耀和後來的新加坡,這就是戰爭。

但是李光耀並不仇日。日本佔領星洲,開辦電台向華人廣播,需要翻譯,李光耀去投考,獲得取錄,在工作期間,李光耀勤習日語,據他自己說,他的工作只是將為路透社的電訊翻譯。但是,李光耀的中文程度,夠不夠只當翻譯呢?這就是一個謎了。

講到這裏,開一個岔: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一個 William Joyce 的英國人,到柏林為納粹工作,對英國廣播,勸喻英國投降。戰後,他以叛國罪,判處了死刑。William Joyce 有一個外號,叫做「呵呵勳爵」(Lord Haw Haw),這是題外話。

戰後李光耀昇讀倫敦政治經濟學院,讀經濟系,一年後轉往劍橋大學,三四十年代的劍橋,許多學生左傾,崇拜蘇聯。劍橋經濟系受經濟學家凱恩斯的影響,一主張均富,二主張政府干預。李光耀在劍橋,沾染了社會主義思想,而且看見華人不論成績多好,還是二等公民。

在亞洲,能與李光耀成就相比者只有李登輝。兩人都是開創歷史的大勇之士。只是李登輝被中國人的儒家帝皇政治壓抑大半生,成就在六十歲之後。李光耀却可以在英治時代早露頭角。

同是華人,兩人皆與中國保持距離。李登輝推許日本,如李光耀推崇英國。但李登輝親日之感性,卻又為李光耀所無,李光耀完全實用主義,左右逢源,對於李登輝,應該是缺乏原則。

李登輝經濟成就不如李光耀,但是,李登輝不囚禁政敵,他不記仇,讓罵他的人繼續罵。李登輝身後,全民擁有自由的台灣的民主制度會留下來,李光耀卻可能人亡政息,奇蹟難過三代。

有一點可以肯定:台星雙李,在中國大陸絕對不可能出現。亞洲此雙李相比,哪一個更出色?不要被洗腦,不要偏見,真是可以爭議一百年的話題。

4

李光耀歸國後 (李光耀故事.二)

年輕的李光耀,戰後劍橋畢業,一九五○年歸國。

一九四八年,緬甸脫離英治獨立,由仰光大學一個左傾學生會領袖昂山出任總理。印巴各已分別獨立,民族獨立運動盛行,因為蘇聯史太林到處煽動。李光耀回到英治的馬來亞,發現馬來亞獨立,也勢不可免。

大戰結束,日治時代在華人之中的馬共,像一九四五年之後的中共一樣,利用戰後破敗的經濟奪權。馬共滲透華人的勞工基層,成立大小工會,煽動反英活動。

英國殖民地政府清剿馬共,這時候,英國工黨的艾德禮上台。工黨政府沒有管治經驗,也不知道如何處理殖民地反英的顛覆活動,由邱吉爾卸任後,暗自操縱的軍方,保守黨議員和情報部門,在前線來掌權。

比時遠東局勢,微妙而複雜。蘇聯煽動,戰後中共開始對南洋的共黨組織建立關係。南洋華人眾多,華人頭腦簡單,一講「愛國」,紛紛熱血街頭。要「愛國」,在這個時候,就要反英了。你反英,英國人自然要嚴正處理了。

李光耀回到馬來,見到華人為馬共操控,他以英文律師的專業,義務替工會打官司,訂契約。

那時的馬共,除了進森林與英軍開戰的陳平,在城市裏發動罷工文鬥的,有一個年輕的頭目,叫林清祥,還有一個,叫方壯璧。
華人工會很喜歡這個熱情的年輕人,跟李光耀打成一片。馬共操控的工會,成立馬華聯盟,不止罷工了,還要脫英獨立,李光耀也磨拳擦掌參加,告訴在碼頭當苦力的華工兄弟:我在劍橋,看見英國人把我們華人當三等人,英國人真壞,我們要當家作主呀,對不對?林清祥和方壯璧等,與華人一起大喊:對!

看到這裏,你一定覺得這樣的情節有點面善了,像在哪裏見過?

對,在金庸「鹿鼎記」裏見過:韋小寶投靠陳近南,加入了「天地會」,李光耀靠攏了馬共,英國人看在眼裏,默不作聲。

5

踏着龜背過河(李光耀故事.三)

五十年代初期,對於放棄馬來半島,英國另有盤算。殖民主義的雄才偉略,有遠大的眼光:馬來半島和印度相似:印度有印度教和伊斯蘭教兩派,而馬來亞的土著是回教教民,但是因為英國的優良貿易和法律管治,一百多年吸引大量閩粵華人離開中國,來南洋投靠英國人建立的制度社會而謀生,其中一些為英國人做買辦發了財,更多都在基層當苦力、做工人。

一九五一年,馬X刺殺了馬來英國總督葛尼(Henry Gurney),英軍加強清剿。同時李光耀都與馬X操控的馬華社區打得火熱,成為親X份子,走上街頭反對英治。

大馬來亞包括馬來半島,半島南端的星洲,沙勞越,婆羅洲,作一個大半月形,星洲這個小島,在大馬半月鍊的正中。華人勤於生育,一九五九年,華人人口佔大馬的百分之四十七,馬來人佔百分之四十五。整個大馬一旦獨立,華人的人口多,華人操控了貿易,華人會漸漸支配馬來亞的前途,馬來的巫人土著,不會答應。這時,馬來人也有一個民族獨立領袖,也受英國教育,叫做東姑拉曼。

英國人當然看出此一危機。一海之隔的印巴已經分治,英國人暗中欣賞李光耀的才華,讓新加坡先成為馬來的一個「自治區」,讓李光耀當了「新加坡自治邦總理」,讓東姑拉曼獨立,英治馬來亞結束,成為馬來西亞。

李光耀卻認為:新加坡不可能自成一角,因為貿易資源出口,必須與馬來西亞融為一體。東姑拉曼是個老實人,在李光耀的游說下,一九六三年,讓新加坡加入馬來西亞。

但這樣一來,華人的數量,在整個大馬地區,超過了馬來巫人。李光耀魅力縱橫,備受華人擁戴,未來的大選,豈不是讓李光耀當了馬來西亞王?

新加坡的原馬X工會組織,早已另名為「新共」,也反對合併。他們看到李光耀踏着馬共的烏龜背過了河,做了新加坡自治邦總理,國防外交,還由英國管,原來李光耀不但不是X黨,還是資本主義代理人,兼倒過來與英國合作剿X。

馬X新X恨死了李光耀,也不想見到過橋抽板的李光耀再上層樓。

然而,在李光耀的街頭演說下,馬來華人支持合併……這是早年李光耀春風得意的日子。

6

李光耀是獨裁者。批評這個人獨裁,很容易,一定對,而且一定佔據了「道德高地」。然而李光耀的獨裁,與史達林、金正恩之流不同。

許多人知道,因為新加坡立國面積太小,鄰近國家一屬伊斯蘭教,對新加坡不友善。二是共產國家:越南、柬埔寨,還有對南洋「輸出革命」、暗中顛覆的X國。

李光耀管治下的新加坡,以華人人口為主。李光耀也是華人,但他清楚認識:華人做生意計算精明,華人讀科技很聰明,但是華人不懂得政治。而且星馬華人來自閩粵中國,他們的「鄉土情懷」,感性而天真。以五十年代的華人大規模左傾、覺得毛澤東在建立天堂、紛紛「愛國」而去大陸「報效祖國」的潮流為證,華人不論有無知識,其腦筋少生了一根絃,容易受「愛國」政治煽惑而利用。

李光耀受英國精英教育,極為理性,他很清楚:如果讓政治幼稚的華人、情緒衝動的馬來人真的用選票來抉擇,新加坡會淪為赤色高棉、越南,或印尼。

李光耀的獨裁,不是貪戀權力,而是出於愛護新加坡這個他親生的兒子的一片激情。他對妻子從一而終,他有帝王一樣的專權,卻沒有包養新加坡電視台的女主播,沒有將國有資產化為貪金腐財、轉移美國。李光耀的太太從來沒有一身歐洲名牌手袋衣裝,兒女沒有開過法拉利在烏節路衝過紅燈。

李光耀是華人,但他最大的優點,是渾身上下沒有一絲中國人味道。他當年的街頭演說,其魅力和風格,完全是西方的;他的冷靜和計算,是英國的,他的獨裁,不是中國人所知的秦始皇那一種,而是中國人所不認識的羅馬凱撒大帝那一家。所以「當人一思考,上帝就發笑」,當中國人在吵吵嚷嚷說要學李光耀的時候,李光耀的內心,加上英國人,都會發笑。

凱撒大帝明言獨裁,最後為元老院不滿,覺得他阻礙了民主,凱撒遭到刺殺,但後來的羅馬,不但無法民主,上台的卻是暴君特比利亞斯(Tiberius)和卡里古拉(Caligula)。

崇尚優生學的李光耀相信:華人不是英國人(只有他李光耀一個才是),不可能擁有像英國唐寧街西敏寺一樣的民主政體,華人生來只能在兩害相權之間選一樣:要凱撒大帝的優良獨裁,還是卡里古拉的腥劣暴政?許多人會不服氣:我兩者都不要,我偏要西方的民主。

然而李光耀懶得嚕囌,他豪氣地說:No way,因為你不懂民主,你學不會,你做不到,即使你很努力地學,但你的先天基因有問題,你的文化有局限,你的思維方式有重大缺陷,你在所謂的學習摸索過程中,會先沾染各樣的病毒,你會先毀滅。

李光耀為什麼狂傲?因為無論喜歡與否,一百年來,特別是一九四九年之後,在他周圍的國家的行為和遭遇,不幸地證明了他的論斷。

7

許多中國人在呼喚:中國應該學「新加坡模式」,有經濟繁榮,沒有民主自由;中國人應該多出幾個李光耀。

可是,李光耀卻不是「深圳特區」,可以隨便「打造」出十來個。沒有英國,則沒有李光耀。不但英國人監製出來的一件作品,須有英國人的胸襟,放一頭地,才有李光耀。

譬如,這個人天資聰敏,口才懾眾,頭腦敏銳,而且性格鮮明。李光耀四十年代末期,在英國學到了本領,回到新馬,卻投入反英的民族獨立運動。

在醬缸的中國人社會,不要人才,要奴才。即使有此人才,槍打出頭鳥,李登輝、林彪、胡錦濤、習近平想上位,都要很平庸,或幾十年恭順地裝孫子,但李光耀不必,在英國人放縱下,二十多歲就可以一人表演。

但是英國人明知李光耀回到星馬之後反英,不但不抓人,而且暗中扶持,以備他日另有任用。因為李光耀雖然反英,但卻更反共。戰後英國人要在馬來半島清剿共黨,以備撤出之後,馬來半島仍然奉行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

這是最符合英國與西方文明世界利益的目標。李光耀反英,不要緊,最令英國人欣賞的是他絕不親中,骨子裏是英國人。英李雙方,有一致的崇高目標,所以馬來亞獨立後,英國仍起用李光耀,讓他出任「新加坡自治邦」的總理。

新加坡自治邦,國防、外交、終審庭,全在英國──不讀歷史之人,至此睜大眼睛看清楚:「一國兩制」,是誰的發明?李光耀到了晚年,又怎會看得起香港特區的所謂「行政長官」?

英國是監製,李光耀是導演和主角。英國人的故事大綱,李光耀的劇本。戰後英國的首相如艾德禮、麥美倫,為本國和亞洲殖民地獨立而勞神,但新加坡這個遠東的直布羅陀,有李光耀這個英國代理人守護着,跟毛澤東向印支輸出的共產革命赤流,勇敢地對峙着,而且得利了,英美都放心。

在大是大非,大正邪的對峙之間,李光耀凱撒大帝的獨裁,根本不是問題。歷史事實證明:這隻優秀的棋子,放得好。李光耀後來雖然也提倡所謂華文,但純粹出於貿易經濟利益,他不是要新加坡的華人「認祖歸宗」。祖宗只有一個,姓Lee,祖國只有一個:新加坡。

最近我問新加坡的朋友:貴國的下一代,華文程度如何?對方答案一致:政府即使提倡,新加坡小孩不喜歡說華語,都看哈利波特,說英語,華文的程度比之前更低,政府對此,心裏明白。

我答:「這就叫政治智慧了。香港特區十七年,英文程度崩潰。難怪新加坡看不起香特。人人都說,李先生身後新加坡會完蛋,我希望新加坡人爭氣。」

8

大滿貫 (李光耀故事.四)

李光耀的「新加坡自治邦」,一九五九年成立,英國在幕後促成。「自治邦」的國防外交歸倫敦,其他一切自治。這樣一來,雖然馬來亞獨立了,但柔佛的一峽淺海之隔,新加坡「自治邦」之外,沙朥越、婆羅洲、東馬,還是英國屬土,李光耀變成英國在馬來半島南端的一座橋頭堡。

但是李光耀另有算盤,一九六三年,當英國也撤出東馬,馬來西亞聯邦成立,李光耀一看,左右都是馬來的伊斯蘭領土,新加坡不可能獨立生存,於是放棄英國人留給他的「自治邦總理」,新加坡全民投票,加入大馬。

然而,由馬共操縱的新共,都反對合併,他們要以馬列毛澤東思想「解放馬來亞」,而不是要由英國促成樂見的「馬來西亞聯邦」。李光耀成立的人民行動黨,本來有幾個前工會共黨領袖,這時一齊退黨,另立政黨。

新馬合併之後,馬來西亞後悔了,原來華人在李光耀統領下勢力大增。東姑拉曼要馬來人當家作主,於是一九六五年,李光耀被逐出大馬,領導人民行動黨,宣佈新加坡獨立。

新加坡獨立後,英軍還一直駐守,最高法院設倫敦樞密院,推行英語。李光耀是個百分之百的現實主義者,他知道新加坡的安全,繫於英美的嘉佑,但又不可以與馬來西亞翻臉。

然而,這時英國已經完全撤出了。共黨勢力在印支瘋狂擴張,印尼政變,蘇哈圖剿共、殺了五十萬人。越南、寮國、高棉相繼陷落,馬共電台還在向華人政治宣傳,李光耀知道華人頭腦簡單,思鄉情切,大力壓抑華語,監控文化教育。

在這個時刻,李光耀如果不獨裁,又能做什麼?開放「自由選舉」?當然是笑話。

七十年代末期,毛XX四人幫覆滅了,中國「改革」、李光耀召來鄧小平訪問新加坡,近距離考察,覺得鄧小平的走資修正,可以往來做生意,鄧小平不再支持馬X,宣稱中X以前走的是一條錯路。

李光耀是勝利者,但是,禦敵久了,不會再放開,他認為,憑華人在戰後那種頭腦簡單、情緒濃烈而讓共產黨洗腦而操控,實行議會民主,很難不葬送新加坡,除非由他自己來操控。李國父冷靜、理性、直覺敏銳,除了對新加坡,對一切皆不講感情。這個韩式1.5分彩全天计划奇人,沒有人學得了,也不要痴想模仿。

9

李光耀逝世,果然不出所料,華文傳媒世界由一面倒的讚頌,隨着一些被李光耀整治懲罰過的馬華老人出來控訴,一些人對於李國父,開始有點困惑。

李光耀身為國際級的政治家,生平的輝煌代表作,就是一九五九年由英國人加持成立「新加坡自治邦」前後,對昔日的馬共「戰友」過橋抽板之舉。

譬如,殖民地時代,英國人劃出土地,成立南洋大學。英國人很聰明,戰後就發現華人社區充斥馬共份子(至於馬來土著,由於篤信可蘭經,對於馬列共產思想,反而免疫,今日伊斯蘭國家沒有一個國家同時是共產黨政權)。為了挽救華人子弟免入歧途,英國人出地,讓華人自己籌款,成立由殖民地政府認可,以華文教育的南洋大學。

新成立的南大,由林語堂出任校長,熊式一當文學院院長。林語堂精通英文,三四十年代即被中國左翼文化界指為「洋奴」,熊式一則曾英譯中國戲劇「王寶釧」,在倫敦上演,英國人對這兩個「自由人」很放心。林語堂一來,拍拍一件長衫,要求豪華的校長官邸,南洋大學的「學術地位」尚未達成,林大師先享受了第一流的待遇地位,將新加坡的人力車夫揮汗義載籌來的辦學經費,花了一大筆之後,又揮一揮衣袖,走了人。

英國人撤走,李光耀即刻對付南洋大學,成立新加坡國立大學,以英語教學。南洋大學名為合併,實則關門大吉。新加坡的華人民族主義份子,氣得哇哇大叫。但是,李光耀高瞻遠矚地看到:一九三五年北京大學的「一二三遊行」,一九四八年的「反飢餓、反內戰」的「北大沈崇事件」,青年共產思想反政府的溫床,全部在華文大學的讀書會、學生會之間孕育。

香港在七十年代,不也出了一陣「認中關社」的「火紅年代」?歷史證明,李光耀這一步,捍衛了新加坡的國家利益,走得對。何況今日中國人父母也唾棄華文,愛送子女去英美大學?

李光耀死了,當年慘遭愚弄的華人工會馬共份子,終於敢出頭,批判李國父「賣友求榮」了。在政治世界,只要為大局,賣友求榮,有什麼問題?請這些成王敗寇的失敗者睜大眼睛看看他們敬愛的毛韩式1.5分彩主席,一生不也淨過橋抽板、賣友求榮?

李光耀由一九六九年大陸人民日報定性的「美帝國主義走狗傀儡」,變成習近平的「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偉大的政治家」,也難怪許多越緊跟祖國不斷變動的統一口徑、智商越下墜的中國人,腦筋轉軚不過來。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果你貼耳俯聽李光耀的棺材,你會聽到他的冷笑聲。

10

李光耀這個人物,是無可仿製的。李光耀之成為李光耀,像光譜的原理一樣,紅、藍、綠,擁有三種原色:反X、英國文化、獨立特行的人格。

李光耀專制,以此三原色為基礎。無此三原色,而聲稱模仿李光耀,就像山寨美國的蘋果手機,Made in China,用着用着,就會爆炸。

因為李光耀在本質上,無論如何專制,都不是中國那一隻牌子。他的手段,令中國人不會感到舒服。譬如早年整治弘揚華夏文化的南洋大學,壓制華文。因為李光耀首要防X,視X產思想為癌細胞,而五六十年代,X產癌細胞依附着「華文教育」,馬X組織的華人的文藝活動,甚至華語而滋長,於是李光耀像一個外科醫生,將「華文」的病灶,像切除半個肺葉防治肺癌一樣,將這個畸形嬰兒,連同木盆裏的水,一起倒掉。

李光耀這一手,當然傷害了許多中國人的感情,但李光耀不管。因為你看看四十年代上海的左傾思想:巴金、丁玲、魯迅,都從文藝創作然後組織「文社」、在大學裏蔓延而開始。香港左派的「學友社」,也從寫作、音樂、舞蹈之類的華夏文藝活動,招攬頭腦簡單的學生。李光耀手起刀落,將「華文」剷掉,馬X和新X,就沒有了活動的空間。

即使八九十年代之後,李光耀考核過鄧小平的中國,認為再無「輸出革命」的風險,為了貿易而恢復了華文,也從來沒有促進過中國文化,新加坡一直沒有文藝創作,因為李光耀認為:華人的基因,優點乃在於科技、工商業,華人不需要像英國人、法國人、日本人,在人文藝術方面有創見。

所以,新加坡有市場經濟的自由,沒有創作和言論自由。這種論斷,當然會引起爭議。英美傳媒覺得這是種族主義,認為李光耀將新加坡管治成一座醫院,然而,一九九○年,我第一次去新加坡,看見新加坡的華人講話竟然不喧嘩,排隊、衛生、有秩序,幾與日本人看齊,對於李先生對中國式髒亂吵的基因改造如此成功,深為佩服。

一個政治家,一生若只做成這件事,已經了不起。新加坡國民雖然沒有足夠的自由,但拿着新加坡護照出國,卻享有尊嚴,在李光耀家長治下犧牲一點自由,換來尊嚴,安居樂業,沒有X產黨的亂指揮,不必難民投奔怒海,值不值得?

李光耀告訴你:華人不是英國人和法國人,這個世界,沒有這樣的烏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