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原创帖文 >


东北大姐买《大圈》记
东北大姐买《大圈》记

天地一咕咚


电话急促响起。
“喂喂,您是那啥卖书的公司吗?”东北人亲切的口音,让人想起逝去的赵本山的老搭档高秀敏。这些年经本山先生的努力,东北话成为“显学”,几有“第三国语”之势。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大圈》是自费出版,邮购是我这读者兼评论员操作,批发也代劳。虽然如此,总也不好意思叫“私人公司”吧。虽然冷眼开过公司,但那是软件公司,何况早因投身小说创作而终止……
“我就是那卖《大韩式1.5分彩圈》小说的,”我说,“我是咕咚。”
“哦,是有那哈咕咚地,我儿子儿叫我买你那什么、什么?”
“《大圈》”我提醒她,感觉这大姐真有意思。
“是这样的,我儿子在温哥华,托我在国内买你们那书,怎么个买法?”
“邮购。”我笑着说。
“没有书店卖吗您哪?”大姐说,“邮购的话,我汇款了,要是你那不给书我可咋办?虽说这几十块不多,可被骗了……”
我一惊,赶忙正容:“大姐,那可不是开玩笑,我可就犯了欺诈罪。”
“那你不给书我,我上哪找你去呀,你在……”
“我说这位大姐,”我又换上亲切笑容,“现在不是有个淘宝网嘛,在那里,支持第三方交易,货到付款,钱在淘宝押着,谁也骗不了谁……”
“啥?淘啥?”
东北大姐这话一出,我知道解释也没用。
“这样吧,”我说,“我找个朋友跟你当面交易,您在?”
“沈阳。”
“那里没有熟人……”我思忖。
“那北京呢?我爱人在北京。”
北京有办法,但是很麻烦,我答应下来。头皮有点硬。我知道冷眼在北京,但冷眼现在忙得象“贪恋红尘——走夜路的女人”,想想看走夜路的女人,多忙啊,连夜路都不怕了嘛,忙,忙。如果给他讲,肯定他会答应,但肯定造成麻烦。
写书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卖书是世界上最麻烦的事。利润低、附加值低。别看那书从出版社出来多少多少折扣,总算总出,笔之房地产利润,千差万别。而且书是世界上唯一非必须口粮。不吃的人就是不吃!你看那福布斯无论是胡润榜还是美国榜,入榜的有半个是卖书的嘛?在中国,开出版社最赚钱,没人能开出版社(你要能开了的话我输你100块钱),只能做最低端下游的书店和二级批发商。但出版社可以卖一个叫书号的东西。就那一虚拟财产,一个号卖多少多少万。发家致富,生财有道。人家辛苦写一本书,书号就去了好多好多万。这还不说,印刷、运输、包装,我靠,整个一吞钱机器,没办法,最后全部转嫁到读者身上,读者只要闹穷,得,中国去年人均购书不足一元。咋个办嘛。

最近有个叫洪峰的前体制内作家,搞了个行为艺术,上街讨饭,以羞辱中国作家群体,照我说中国当代作家大部分值韩式1.5分彩全天计划得一羞,但他突然在行为艺术高潮之际,公然叫嚣出一句古怪的话语:“我洪峰饿死也不写电视剧本。”
说得我一惊一乍,好象写电视剧本是犯罪一样。因为我正在准备继续写剧本。我深觉好的小说家都是从写剧本开始。我不觉得写剧本比当乞丐还要不如,瞧不起大众文化?大众文化瞧得起阁下否?你那行为艺术是很惊世,但赶得上美剧《越狱》好看否?

我思索。我觉得整个思想流程,这前作家洪峰,是这样思维的:写剧本的都是不高尚的,是向大众流俗投降,作家就应该饿死也保持气节,书即使卖不动也不搞电视。永远呆书房里写清高无比的东西,最后没饭吃就搞行为艺术抗议大众和体制(这里指文*、作*之“圈养”体制)。咦?你以前被体制所养时咋个不抗议捏?这个思维其实有偏差:好的作家,吃稀饭也是让人尊敬,前提是你得先写出《红楼梦》。韩寒公然宣称:“隐士必须是先出名才能当隐士,没出名你哪有资格当隐士?”这话有道理,但调子未免太高:有资本才能捐钱?得,大家没赚成个比尔盖茨,连献血都得被赶下血车,惨!

闲话少说,正当我胡思乱想之际,正好有北京的姜*翔朋友打电话来说是淘宝了一本《大圈》,我忙托他再买一本,然后联系东北大姐的爱人,以消除东北大姐爱儿之心。这哥们挺爽快,一口答应。这事就那么解决了。
忙告诉东北大姐喜讯。东北大姐乐开了花,说是总算不付儿子所托,这下他能安心在加拿大读书不用担心《大圈》被抢光了,还免了可能受骗之风险(后面这句是我开玩笑夸张,她当然没这么说,见者莫怪,莫怪),云云。
末了,她突然说,“我就好奇啥玩意这么大魅力。在网上看了下《大圈》,打打杀杀的,好象是一军事题材?咱女人那,还是不习惯。”
我笑了起来,感情这可爱大姐不是网盲,赶上这时代了。虽说不谙淘宝,尤可敬也。我说:“大姐啊,您还别说了,这书啊,男人喜欢看里面那男主角,女人喜欢看里面那女主角。以前两帮人马差点打起来了呢!”
咕咚2006年11月11日,光棍节光棍拿棍子一小时写就。